都市良人行|外篇 第221章 首長

推薦閱讀: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不滅龍帝
  曾柔還在睡夢中卻被禹言叫醒了,她睡眼朦朧的睜開眼睛笑著道:“老公,你早啊。”睡在她身邊的雅妮卻不見了影子,曾柔吃驚的叫了一聲道:“咦,雅妮呢?”她昨天晚上和關雅妮聊天聊了大半宿,睡得太晚,睜開眼來,身邊的被窩還是熱的,關雅妮卻早已消失不見了。

  禹言笑著捏捏她的小鼻子道:“太陽都曬屁股了,小懶蟲,快起床了。”曾柔笑著一拉他的手,將他拉到自己身邊躺下道:“我不嘛,老公,你再陪我睡會。”見她貪睡的樣子,禹言又是好笑又是心疼,輕輕撫摸著她的頭發躺在了她的身邊。

  曾柔緊緊抱住他的胸膛,迷迷糊糊糊的道:“阿言,我好想你。”禹言輕輕點頭道:“柔柔,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么從家里出來的。”

  “我也不知道。”曾柔嘟著嘴打了個呵欠道:“昨天爸爸好像被什么人叫去了,一直沒有回家,到了晚上的時候他打了個電話回家,對媽媽說不要再把我關到家里了。媽媽告訴我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人家就興沖沖的回來了,誰知道你,哼。”

  禹言憐愛的撫摸著曾柔的小臉,心中卻是疑惑重重,老曾不可能突然之間轉變了xìng子,很可能是他昨天去見的那個人在中間做了什么工作,但是要讓老曾接受禹言同時擁有他兩個女兒,對老曾來說,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到底是什么人做了老曾的工作呢?禹言心里雖然感激這個人,卻有著更多的疑惑,也不知道該去問誰。

  “老公,雅妮昨天晚上睡過你的床,你聞聞香不香?”曾柔嘻嘻笑著在禹言耳邊說道。

  “好,我先聞聞我的柔柔香不香。”禹言說笑著將鼻子湊到曾柔脖子上,兩個人笑成一團。有了曾柔在身邊,禹言的心情好了不少。

  “柔柔,我今天就帶你去見敏晴和紫彤吧,她們也很想早點看到你。”禹言想起這些rì子來心頭一直縈繞的愿望,早rì讓她們見面,自己才能早rì安下心來去見九號,當九號回到自己的身邊,那這一輩子就真的沒有什么遺憾了。

  “今天恐怕不行。”曾柔神秘道。

  “為什么?”禹言驚道。

  “嘻嘻,你還記不記得我昨天晚上說要告訴一件你大吃一驚的事情。”禹言點點頭,曾柔笑著道:“你去窗戶邊看看,那里恐怕有人等了你一夜呢。”

  禹言一驚之下躍到窗邊,卻見王影扉孤單的影子仍是呆呆矗立在那里,仿佛石化了般。禹言心頭微愣,嘆口氣搖搖頭,這個魔女,每次總能把人折磨的不安生啊。

  “哼,心疼了吧。”曾柔看見禹言發呆的樣子,卻又有點吃醋,早已不像昨夜般那個大度的柔柔了。

  “她恐怕是真的找我有些事情。”禹言看了一眼吃癡呆呆立在那里的王影扉說道。

  “那你就快去吧。”曾柔半真半假的說道。禹言去看她的臉時,卻見她已閉上眼睛一副睡著模樣。禹言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曾柔卻猛然睜開眼睛抱住他的脖子,在他嘴唇上啄了一口,眉開眼笑的道:“老公,快去快回,我等你回來。”

  “你——怎么還在這里?”禹言立在王影扉的身前,剛問了一句話,卻見王影扉身后閃出一個身影怒道:“小子,老夫斃了你。”一式“如雷貫耳”,雙拳如風,又快又狠的直向禹言太陽穴轟來。

  “師祖爺爺——”王影扉急忙叫道。禹言眼中閃過一絲冷芒,雙臂一格架住他的攻勢,卻迅速飛起一小腿,直往他小腹命門踢去。這一腳快如閃電,老頭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心中正在哀嘆之際,禹言這一腳卻從他身邊劃了過去,踢了個空。

  老頭知道是他手下留情了,急忙后退一步,望著他道:“小子,我的功夫縱然不如你,但讓你這樣欺負我的師侄孫女,我拼了老命也不能饒過你。”

  王影扉見他又要動手,趕緊拉住他,哀求道:“師祖爺爺,你不要動手,我,我想和他說會話。”小老頭看了一眼王影扉,又望了禹言一眼,搖搖頭轉身消失了。

  王影扉呆呆望著禹言,道:“我只想知道,你和關敏晴是不是已經——”禹言見她此時楚楚可憐的樣子與她昨晚的刁蠻完全是兩種樣子,心里一陣不忍心,反正這事已經不打算再隱瞞了,便自點點頭。

  “那你——就是魔門的圣主了。”王影扉看著他輕輕道。王影扉早已懷疑圣龍集團就是魔門,關敏晴就是魔門圣女,現在他和關敏晴如此親昵,那他的身份自然就不用說了。

  禹言又點了點頭,王影扉神sè一黯道:“雅妮,是不是已經做了圣女?那你們——”禹言點點頭卻又搖頭道:“雅妮之前是圣女,不過現在她已經不是了,我和她之間也沒有你想象中的那種關系。”

  王影扉疑惑的望著他道:“什么意思?什么之前是圣女現在不是,你能不能說清楚點。”

  禹言自然不會向她詳細解釋這些事情,也沒有必要:“你只要記住我的話就行了,別的都和你沒有關系。你來找我,就是為了搞清楚這些事情?”她在這里站了一整晚,神sè早已疲憊不堪,通紅的眼圈,蒼白的面容,映著那張絕世的臉頰,讓天下所有男人都為之動容,禹言嘆了口氣,心中也是一陣不忍。

  王影扉一陣默然,旋即搖搖頭道:“這只是一部分。我來找你,除了要弄清楚這件事外,另外還有一件更為重大的事,可惜,你那樣欺負我,我還沒來的及告訴你,你就迫不及待的鉆進你的溫柔小窩去了。”

  她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繼續道:“以你的武功身手,我早該想到你就是魔門一直企盼的圣主的。可恨我怎么就一直沒有想到這一點呢?”

  禹言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就為這些事,你就要在這里待一整晚,想一整晚?”王影扉臉上一絲慘笑道:“這個不要你管,曾柔回來了,你開心嗎?”

  禹言呆了一下道:“是你和曾大交涉的?”王影扉臉上一苦,輕嘆道:“不是我,是另有其人。曾柔出了事情,你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從中作梗,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我只好想想辦法了。可惜她回到你身邊,你卻根本不會想到我身上,我這是何苦呢?”她轉過頭去,晶瑩的淚花在眼中閃爍。

  聽她這幾句話,禹言便知道,曾柔能順利的回到自己身邊,肯定是她在中間斡旋了,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么人和曾大交涉的,但她有這份心已經很難得了,而且可以肯定告密的人不會是她了。不是王影扉,陳家樹此時肯定正忙著治傷也沒這閑工夫,那又會是誰要和自己過不去呢?

  沉思了一會,望著王影扉美麗的面頰,想想自己對待她的態度,禹言心里一陣歉疚,不管怎么說,這次確實是自己錯怪她了。禹言張了張嘴想要說話,王影扉卻轉過身去背對著禹言,香肩一陣輕微的顫抖,良久沒有說話。禹言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立在那里,不知道說些什么好。

  “你有空嗎,有個人想見見你。本來是約在昨晚的,可惜你沒能成行。”王影扉擦干了淚珠,望著他道,聲音出奇的溫柔,這種征詢的態度讓受慣了她強硬語氣的禹言心頭感到一絲的不自然。

  “誰要見我?”禹言道。看見他問詢的眼神,王影扉搖搖頭道:“不是我故意隱瞞你,實在是按照規定,我不能提前向你透露,待會你就會知道的。他會向你解釋,那天我為什么要放走陳家樹。”

  這本來就是禹言心中一直以來的困惑,看來王影扉確實是沒有欺騙自己,再加上此時他心中對王影扉很有些歉疚,他便點點頭也不再問她了。

  兩個人上了車,禹言坐在后排,王影扉卻坐在了她旁邊。聞著她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想著她和雅妮當rì在R國對自己的救命之恩,禹言心里有些感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現在禹言和自己的兩個救命恩人之間,關系似乎都沒有那么融洽。

  禹言回想在R國的那些事,心里的歉疚更盛,望著她道:“對不起啊,是我態度不好,你不要再哭了,行嗎?”王影扉輕輕抹掉眼角的淚珠,看了他一眼道:“讓你向我道歉了一回,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呢,其實也沒什么事情,就是受了點風沙,眼睛不舒服,一會就會好了。你不用管我。”

  聯想到她以前的種種舉動和昨夜今晨的所作所為,又想想林心宇對自己曾經說過的話,禹言即使再駑鈍,也能猜出她的心思了。

  禹言微微嘆了口氣道:“我不知道說什么好,我現在的情況你是一清二楚,柔柔倩倩紫彤還有敏晴,她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我不可能離開她們。謝謝你對我的看重,可是我的這種情況,不允許我再有什么想法,希望你能理解我。”

  王影扉自然聽得懂他話里的意思,臉上一紅,瞥了他一眼,便轉過臉去不再說話了。禹言本來想重磅出擊快刀斬掉亂麻,可看她此時不理會自己的態度,只覺得自己的這一記重拳,就像是砸到了一團軟綿綿的棉花上,沒起到一點作用。

  轎車平穩而迅捷的駛出城區,直往近郊奔去。到了一處岔路口,兩個人下車換車駛上一條布滿林蔭的寬廣馬路。雙向八車道的馬路,卻只有二人乘坐的這唯一一輛車行使,而且路邊布滿了各種各樣的jǐng戒哨,路上三三兩輛的零散行人,落在禹言眼里也看的一清二楚,這些都是便衣保衛。

  越往里走,保衛措施越嚴密,這輛車連續使過五道jǐng戒線,才到達一座巍峨的山前。兩個人下車步行五分鐘,便看到一座jīng致的別墅閃現在眼前。

  這雖是一座三層的別墅小樓,卻是仿明清風格的建筑,處處透著雅致情調,設計者真的是獨具匠心。

  王影扉將禹言引進樓去,來到一個幽雅的書房,便對禹言輕輕點頭,示意他稍等一下,便轉身離去了。禹言打量了這個書房一眼,面積大概二十個平方不到,地上鋪著暗紅sè的仿古瓷磚,靠窗戶處擺著一張大大的檀木書桌,書桌后是一張檀木靠椅,兩邊立著兩排紅木書柜,擺滿了各式圖書。《論語》《孟子》《資治通鑒》《史記》《三國演義》,幾本線裝的大部頭吸引了禹言的目光。從那書頁翻夾處沾著的輕微汗漬來看,這書房的主人顯然是經常翻閱這幾本書。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了過來,禹言轉身一看,一個矯健的身影慢慢踱步進來,他的步伐穩重而有力,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那股不怒而威的勁頭,讓禹言這等強人也感受到一種巨大的壓力,這并非武功帶來的,而是一種領袖的氣質,是一種為人上者的霸氣。

  他邊走邊思索,臉上的嚴肅神情,直令禹言也心里打鼓。禹言心里一陣緊張,手心里都冒出了冷汗,只覺得什么圣主所謂的氣勢,在此人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這才是真正的霸氣和實力。

  禹言禁不住熱血沸騰,心中頓時無比的激動,就像小時候上學第一次得獎狀的感覺,他覺得自己的心臟似乎加速了無數倍,急忙站起身來,望著那張全國人民都熟悉和愛戴的面孔,卻不知道該怎么打招呼,想了半天,右手舉到額頭邊,行了一個久違的而又標準的軍禮大聲道:“首長好!”
都市良人行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dushiliangrenxing/,歡迎收藏
手機看都市良人行http://m.cndxh.com/dushiliangrenxing/都市良人行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都市良人行》版權歸原作者禹巖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