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人|第三百三十七章 打造神器

推薦閱讀:圣墟(圣虛)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煉巔峰修羅武神
  聽李宇鵬說著,徐清風覺得這家伙的道士當得好像比他正宗,他一直不知道宗師印還有這么多講究,原以為無非是個特別的私章,最多還有一部分勛章的作用,有這就可以證明他“自然符宗”的身份已被原道諸派承認。想想也是,李宇鵬當了多少年道士,而他才從事這個職業多久?另外也是術業有專攻,畢竟人家天鏟殿就是玩印章的。此時徐清風不由走了神,想起之前了解到的天鏟殿的種種。“雷火煉殿”是不是受天鏟啟發無從考據,天鏟殿的歷史比武當派早卻是肯定的,別說武當派,天鏟一脈形成的時候連張道陵的祖宗張良都還沒混出頭,加上天鏟殿地處深山從來沒被戰亂波及過,傳承一直沒斷,底蘊自然豐厚。

  天鏟殿內部的資料說他們原先是“九黎”的神廟之一,蚩尤敗于黃帝后荒廢——蚩尤是“九黎”的大酋長,按照勝者封神敗者為魔的原則,蚩尤常常被抹黑成大魔王,這應該是當地旅游管理部門把天鏟殿跟上古魔神扯上關系的緣由。神廟雖廢,天鏟卻搬不走毀不掉,后來與“九黎”有千絲萬縷聯系的“三苗”尋來,在原址上重建,天鏟成為“三苗”的神物,再后來大舜“遷三苗于三危”,再次荒廢。秦朝年間,有方士進入武當山發現天鏟殿的斷垣殘壁,稍作修葺暫時住了下來,雷雨天見到天鏟的異象“悟道”,之后收徒傳道逐漸形成天鏟一脈。天鏟殿保存了許多秦代竹簡,內容大多與天鏟一脈的傳承有關。有關機構經碳十四測定確認過竹簡的年代。所以天鏟一脈傳自秦代是可以確定的。至于是自此發端還是從其他地方遷來不重要。說起來天鏟殿是正正宗宗的原道,諸派中歷史比他們長的并不多,比如洪河女神崇拜雖然早在先秦時期就開始了,形成相對完整的宗教體系卻晚至東漢末年——大致和張道陵同一個時代,而且和白云觀一樣經歷過許多次戰亂,傳承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

  徐清風突然不吭聲了,目光也沒有焦點好像心不在焉,李宇鵬以為對他有意見。誤解他舍不得那塊墨玉,故意借口用琉虬人送的隕石代替,用嘴解釋不清,干脆直接行動,說道:“徐真人,你的宗師印已經大體完成,就差刻字了,稍等下我拿給你看,什么地方不滿意我馬上改。”跑進里屋捧出一個巨大的錦盒,放在茶幾上一臉莊重地打開。

  “果然‘夠大’!”傳國玉璽“方四寸”。厚度遠沒有那么多,“陽平治都功印”中最大的一枚。印面比傳國玉璽稍大,但厚度不到一寸。李宇鵬拿出來的這枚印章如果按照秦代的尺寸,印體長寬高都將近六寸,印紐還有四寸,總高度一尺有余,份量絕對超過三十斤,這么大的家伙往人腦袋上一砸……天然殺傷力巨大無比。隨身攜帶是別指望了,看樣子只能供起來,用印時還得找個孔武有力的,司云飛那小細胳膊都不一定能拿得動。吸了口冷氣,徐清風有點牙疼的感覺,掐著眉心說道:“李道兄,這也——太大了吧!”

  “是大了點,稍微大了點。”李宇鵬有些不好意思地干笑著說道,“分成兩半小了點,想想——想想大就大吧,大有大的好處。”

  “分成兩半小了……”徐清風想這家伙怎么死腦筋呢,分成兩半嫌小,你不能切三分之二下來?不過也是,這么大塊沒一點瑕疵的墨玉別說見了,以前聽都沒聽說過,天地靈物,無價之寶啊!誰都不忍心把它切開,更不用說李宇鵬這種“石癡”。只是這東西太貴重了,和李宇鵬又是素昧平生,徐清風覺得自己受不起,哪怕他是事實上的掌教“號令眾山”,宗師印也不完全是他個人的,某種意義上是原道諸派凝聚力的象征。好在現在字還沒刻上去,大可改作他用,刻完了再磨掉刻別的,就有些不合適了,至少不吉利,于是說到:“李道兄,只刻四個字,布滿印面的話,那字是不是也太大了?”用這種委宛的方式告訴李宇鵬他不想要這印材。

  “字小了我怕不夠空間做文章,達不到理想的效果。”李宇鵬遲疑著說道,“徐真人,老君像開光時你畫的那道符是不是很特別,只要在陽光下用人眼看就有七彩光環?還有你在青牛觀展出過的竹影雕,每個線條也都是符文組成的吧!”

  “是這樣沒錯!”徐清風隱約猜到了李宇鵬的想法,“竹影雕那種已經比較成熟了,我是第二次正式使用,第一次是一套畫在紙上的‘云山十景圖’,墨水都是專門調制的,要不達不到那效果。老君像那道符第一次試,效果一般,光圈不大還有角度限制,現在去做的話,霞光會更多,好像還在涌動。當然,也必須用特殊的朱砂顏料去畫。”

  李宇鵬越聽眼睛越亮,臉漲得通紅,挽住徐清風的肩膀說道:“徐真人,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如果這宗師印上‘天然符宗’四個字也用老君像那種的符文組成,印泥用朱砂調成,往紙上一蓋放在太陽底下也能發出七彩霞光吧。側面的字用別的符文,可以產生其他效果?”

  “理論上確實是這樣,至少側面的字沒問題。”徐清風點點頭,不露痕跡把李宇鵬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卸開,“印文就不好說了,李道兄你應該知道,直接畫和蘸印泥去蓋是不一樣的,畫怎么都行,蓋的話,哪個地方印泥沒沾足,或者紙面吸附力不均衡、紙放得不平什么的,這深這淺、這缺一塊那缺一塊造成符文不完整,就出不來效果了。”

  “理論上沒問題就行!只要印泥質量過關,附著力肯定沒問題,紙放得平一點,這么重的大印往下一蓋,還能蓋不清楚嗎?想想都激動啊,加蓋宗師印的文書往太陽底下一放就霞光升騰,太有震憾力了!還天下獨此一家,什么防偽措施都趕不上。”李宇鵬越發興奮,“要不這樣吧徐真人,印上的文字你自己設計,你寫底稿,我負責往上刻,保證一點都不差。”嘮嘮叨叨地說一方印章分印體和印文兩大塊,印體考的自然是雕功,印文考校的其實是書法,因為印面就這么大,治印師要考慮怎么在有限的面積上合理布局,說到底和扇面之類的特殊字畫沒什么區別。但貪多嚼不爛,寫字方面治印師怎么跟人家專攻一門的書法家相比,所以治印師想成為大師很難,突破性的創造更難。但徐清風新制符箓的出現讓李宇鵬看到了希望,如果將此結合到印章中去,說不定能打造出一件真正的“神器”。而之前所有傳得神乎其神的法印,什么降魔、鎮邪、解咒、辟病之類的都是硬套上去的,法印本身不帶特殊功能,和普通的印章沒有多大區別。

  徐清風覺得這點子不錯,以前怎么沒想到呢?畫符很累的,現在天天這么多人求符,他根本忙不過來,要是刻一批類似印章的東西放在司云飛那里,需要多少讓她自己直接蘸上印泥蓋。當然這就用不著找李宇鵬幫忙了,老麻煩人家不好意思,而且李宇鵬擅長的是金石雕刻,司云飛那里需要的符箓面積都挺大,有的甚至達到宗師印的兩三倍,想像下司云飛看著那么大塊的石頭——還是自己用木頭刻吧!自己從頭到尾打造一塊符板,也是個完整的制符過程,到哪都說得過去。好像楚向東那會就是把符往木板上刻,可惜自己當時沒往深里想,不知楚向東在師兄那里怎么樣了,這幾天一直忙著沒顧得上問,明天得找時間打個電話。直到李宇鵬等不及小聲喊他,看到這家伙臉上的期待,徐清風收回思緒,說這想法很有創意,只是術業有專攻,印文還是李宇鵬設計,他負責教會李宇鵬畫符。

  “不行不行!”李宇鵬拼命搖頭,說擔心畫虎不成反類犬倒在其次,主要是怕自己學完了忍不住用在別的印章上,那樣這方宗師印就不能獨一無二了。因此這種“符法”別說讓他知其所以然,知其然都不合適,最多拿著圖案照葫蘆畫瓢做個人形雕刻機器。當然,如果徐清風覺得他有靈根,可以教他別的符,讓他找找批量造神器的感覺。何況他見識過徐清風的“墨寶”,僅從書法角度比他要強,所以他那手字就別拿出來現眼了。宗師印的四個側面目前只有一面計劃刻上“號令原道眾山”,另三面不能空著也得來點裝飾,否則用行話說有點“失重”,如果徐清風有時間,干脆把那三面的圖案也一起設計出來。雕木和雕石都是雕,圓雕和鏤空雕這類復雜的技法也許有些不同的說道,而影雕本質上就是工筆畫,無非是畫在紙上石頭上還是竹木材料上,這塊墨玉渾然一色,比較適合影雕,這方面徐清風很擅長,根本不是問題。(未完待續。。)
奸人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jianren/,歡迎收藏
手機看奸人http://m.cndxh.com/jianren/奸人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奸人》版權歸原作者永遠的流浪者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