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隱|第七十四章 林江河

推薦閱讀:萬古神帝第一序列帝道獨尊前任無雙明天下雙魂戰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九星毒奶帝霸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水底?此地水流湍急,怕是萬斤巨石都無法立足,他就不怕被沖走嗎?”劉秀好奇問。

  平心而論,劉秀自問自己體質非人,若是落入眼前的江中,受傷或許不會,但在沒有立足之地的前提下,絕對無法抵擋江水的沖刷而被沖走,直白點就是無處借力的前提下再大的力量也沒用,那林江河是如何做到的?

  “沖走?若是被沖走的話,他就不是林江河了”夏海棠看著波濤洶涌的江面說。

  劉秀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發現此時夏海棠居然收起了她一慣‘不正經’的一面。

  并未糾結于此,劉秀又問:“他是怎么做到的?”

  “自然是經過千百次與江水對抗,以己身體會江水之力,一次又一次之后,他自然就能夠在這滔滔江水中立足了”夏海棠回答道,轉而反應過來沒好氣說:“你問這么多做什么,總之武者的世界不是你能理解的就是了”

  嘖,武者么,應該是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對抗滔滔江水吧。

  心念閃爍,劉秀也不說話了,看著江面,不知道那林江河什么時候會上來,邊上夏海棠也不說話,看著江面若有所思。

  等待中,大概過了五分鐘左右,湍急而洶涌的江水突然炸開,一個人影沖出站在了那停放小船的巨石上。

  這就是林江河了吧?

  劉秀好奇打量對方,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的年紀,長相平平無奇,可雙目卻銳利無比,宛如藏著兩把利劍,此時光著上身,肌肉勻稱富有美感。

  他手持一柄雪亮長劍立于巨石之上,頭發濕漉漉,臉色有些蒼白,看上去分為狼狽,甚至劉秀還看到他身上有一些傷口和烏青的痕跡。

  與江水對抗,也是要付出代價的吧?劉秀心中如是暗道。

  那邊林江河似乎也發現了劉秀他們,轉頭沖著這邊看了一眼,微微點頭后又注視著眼前的江水。

  劉秀知道他是在和夏海棠打招呼而不是自己,是以也沒有自作多情的回應。

  那邊林江河在巨石上休息了大概十分鐘,然后手持利劍又一頭扎進了江中,一團水花過后,已經沒有了他的蹤影。

  “這對自己也太狠了吧?”劉秀眉毛一挑喃喃道,他知道練武會很苦,可看林江河的樣子,豈止是苦啊,根本就是不要命了。

  夏海棠看了劉秀一眼,撇撇嘴說:“你懂什么,武道之路不進則退,不對自己狠一點永遠也別想有什么成就,他若是不這么刻苦的話,豈會有小劍君的名聲?”

  劉秀一想也是,轉而看著夏海棠好奇問:“你也是武者吧?能做到像他那樣跑水里去修煉嗎?”

  “行是行,不過不能像他這樣在這里,最多是在水流平緩的地方吧,我和他雖然處在同一個層次,但還是有很大差距的……”夏海棠搖搖頭道,轉而反應過來瞪眼說:“我和你很熟么?行不行管你屁事”

  “才知道和我不熟啊?之前誰死皮賴臉的跑我船上的?”劉秀無語道,難不成全天下的女人都一樣?翻臉比翻書還快……

  夏海棠居然沒和劉秀斗嘴,而是依舊看著江面好似沒聽到,似乎在等待什么。

  如此差不多過了十多分鐘,林江河又從水中跑出來了,站在巨石上渾身都在顫抖,比上次出來更加狼狽。

  “他已經能在此地江中堅持這么久了嗎……”看到再度出現的林江河,夏海棠喃喃自語道,語氣中帶著羨慕。

  大概十五分鐘時間,這還真能憋氣的,尤其是還要加上和江水對抗,這林江河真心不簡單。

  劉秀心中驚嘆與林江河的表現,他自問如今憋氣時間遠超林江河不知道多少,而且也不會受傷搞得像他那么狼狽,可若是從原地跳下去的話,絕對是沒法從原地上來的,除非他用最大的力氣沖出,把江水撕開一道空白直接到達地步,然后在水底再度沖出,可那樣一來壓根就沒法和林江河一樣長時間停留在水底,這就涉及到技巧問題了。

  “他的肺腑應該要淬煉到大成了吧……”邊上夏海棠看著休息片刻又跑水里去的林江河喃喃自語道。

  “淬煉肺腑大成?什么意思?”劉秀聽到新鮮詞語好奇問。

  夏海棠明顯是在想事情,下意識道:“武道修煉,初為練體,大成之后單手就具有千斤之力,那時體魄強大精氣充足,可搬運血氣沖擊經脈,人體十二正經,每沖開一條經脈實力都有長足進步,待到十二正經全部沖開,人體內部形成一個循環,就可用搬運血氣沿著經脈去淬煉五臟六腑,從內部改善身體本質……你打聽這些做什么?又不是武者,難不成是看到林江河的表現羨慕了,準備改注意想要成為武者?若是這樣的話,我還是可以給你一個加入鐵甲軍預備役的機會,說不定一二十年后你也能像他那樣”

  然而劉秀卻沒有說什么,反而是若有所思。

  練體,練經,下一步就是練臟腑嗎?武道修煉,似乎有跡可循的樣子。

  這林江河應該是處于武道的第三階段,居然就有了小劍君的名頭,之前夏海棠說漏嘴,說自己也是這個階段,但卻又和林江河有差距,看來同一個層次也有高下之分的。

  心念閃爍,劉秀明白了這些也沒用,畢竟沒有看到他們真正動手的畫面,無法揣測到底有什么神奇之處。

  下意識看了看自己的手,劉秀心頭又古怪無比,人家武者修煉,練體練經連臟一步一步的,可自己又算什么呢?

  沒用經歷過那些階段,但劉秀卻明顯感覺到,那小劍君林江河也沒用給他帶來絲毫威脅氣息,由此判斷,劉秀覺得自己光是身體素質就遠超對方了!

  自己雖然不通武道,可若是火力全開那林江河接的下自己一拳嗎?

  劉秀心頭有些古怪的想到,當然,也僅限于想想,并沒有實驗一下的想法。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快回答我的問題,人人夢寐以求的機會就在眼前,你真的不打算抓住嗎?”夏海棠在劉秀眼前晃了晃小手道,她并沒有放棄把劉秀忽悠近鐵甲軍預備役中好找回場子的想法。

  抬頭一笑,劉秀說:“沒什么,哦對了,聽說林江河去年在怒濤江中斬殺了一條三十丈長的巨蟒,他在哪兒殺的?”

  “就在這里啊,你不知道?去歲他就是在這里修煉,偶遇一條巨蟒,大戰一番將其斬殺……不好!”

  說著說著,夏海棠突然臉色一變轉頭死死的看著水面,身軀緊繃一臉凝重之色。

  劉秀之前也是感受到了水下有什么東西才有此一問的,不過這會兒他更好奇的是,夏海棠從哪兒掏出兩把尺長的鮮紅小刀握在手中的?

  上下打量,夏海棠渾身上下似乎沒地方可藏啊。

  就在此時,江中巨石那里,林江河的身影再度狼狽沖出,手持長劍的手都在顫抖,而且胸腹之處還有一道尺長的傷口,鮮血淋漓!

  “孽畜,滾出來!”林江河持劍而立臉色陰沉的冷哼,手中長劍一番,刺耳劍鳴聲中,劍鋒一閃,他一劍斬在了洶涌湍急的江面之上。

  劉秀眉毛一挑,只見林江河一劍斬出,那長劍經過特殊而復雜的震動,居然在江面上斬出了一道幾十米長數米深的裂口!

  有道是抽刀斷水水更流,盡管他撕開了江水,卻很快就被上游的江水給淹沒了那道縫隙。

  轟~!

  就在此時,湍急的江面炸開,浪濤翻騰中,一條巨大的蟒蛇鉆了出來,腦袋越來越高,半截身軀露出水面居然沒有被沖走。

  那條巨蟒腦袋足有桌子那么大,整個身軀布滿了黑黃白的斑紋,立于水面冰冷的盯著林江河。

  又一條巨蟒?似乎這個世界的蟒蛇特別多……

  看著江中的巨蟒劉秀心頭愕然無比。

  眼前的那條蟒蛇,劉秀目測不下于百米之巨,他沒有在蟒蛇身上感受到任何危險氣息,似乎對方根本不足以對自己構成威脅一樣。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對,等等,我想想看,山中鄰居也是一條巨蟒,可它給的的氣息卻宛如山岳,甚至都提不起抗爭的心思,反觀這條巨蟒,體型同樣巨大,卻沒有給我那種感覺,這并非是因為它體型不如鄰居的緣故,似乎是身上缺少了什么東西,從而有著本質的區別,可到底缺少的是什么呢……”劉秀皺眉思索,可卻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邊夏海棠在看到江中巨蟒后,臉色又是一變,推了劉秀一把沉聲道:“你還愣著做什么?此地危險,不想死就快走!我得去幫他……”

  說著,她身上氣息一變,不再是單純的魅惑,反而像是猛獸從睡夢中醒來,火紅的身軀一躍,宛如一團火焰般沖出直奔濤濤江水,她一步跨出數十米,在快要落水的時候,腳下踩在江水上,江水凹陷,她借力騰空如此這般踏水而行向著林江河方向趕去。

  “她居然有這本事,之前若不是被我擺了一道估計不會落水搞得那么狼狽吧?”看著夏海棠的背影劉秀愕然道。

  至于離開的問題他沒想過,難得見識一下武者的手段呢,尤其是小劍君林江河他們這樣的層次真正出手,哪兒能錯過這樣的機會。

  話說從氣息上判斷,他們似乎比當初的藍月差了不止一星半點兒的樣子……

  (求推薦收藏)
南山隱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nanshanyin/,歡迎收藏
手機看南山隱http://m.cndxh.com/nanshanyin/南山隱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山隱》版權歸原作者石聞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天道編輯器造化圖傲天狂尊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