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國|3745 刀劍之下(十)

推薦閱讀: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不滅龍帝
  戰斗爆發的突然,猶如一股紅潮倒卷將散開的帝國騎兵淹沒在遠處,城墻上看見這一幕的帝國士兵們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就算是彪悍的帝國騎兵,在突然遭遇情況下,也一樣措不及防,特別是在眼前的黑夜里,紅甲騎兵,冒出火光的鐵棍,巨大的轟隆聲讓戰馬驚嚇的難以控制的四處亂跑

  “所有人向我靠攏!”

  ”那還愣著做什么,迎戰,迎戰啊!“各種各樣的呼喊聲在夜色里傳的很遠

  帝國騎兵散亂的隊列在對面的紅潮面前交錯在一起,廝殺成一團,黑夜里幾乎再難以分清誰是誰。對面的紅甲騎兵手執騎兵小圓盾,手中的武器要么是長棍,要么是鋒銳的彎刀,飛馳如風而來,隨之則是刀劍長矛戳刺,兵器在夜里碰撞出火星,一眼望去,到處都是敵人山呼海嘯一般掩撲來的人海,帝國騎兵頓時鮮血飛濺,落馬倒地,其實對方的戰斗力不比帝國騎兵強,但是人數卻是帝國騎兵的三倍以上,而且不斷蓬發的火光武器,在黑夜里產生的沖擊力,遠比在白日看見的情況下更讓人感到頭皮發麻的神秘感

  刺鼻的硝煙,血腥味,刀光劃過的寒冷,一下充斥四周的空間

  “注意,有埋伏!”一名帝國騎兵軍官臉色猙獰的大喊著,遠處一道紅光閃出,這名帝國帝**官的肩膀頓時被什么東西打中,右邊右臂就像是斷掉了一樣的垂下,鮮血從手指間如斷珠的線一般的滴淌下來,他的手捂著受傷的位置,松開手指,映入眼中的全是血,

  “這到底是。。。。。。”那名帝國騎兵軍官目光落在手指尖上,身體晃了晃,從戰馬上落在地面的鮮血中,如這名軍官的帝國騎兵并不少,滿身是血戰斗得十分英勇,眼看形勢忽然逆轉,這些帝國騎兵沒有人逃跑,一個個也是殺的身血色一片,人尸馬尸堆疊在一起,竟然猶如壘砌一道血肉跨板,呼喝廝殺之聲交相錯雜,血花還在不住飛濺!誰也沒想到埃羅人竟然還敢反擊,就是眨眼的功夫,又是一連片的啪啪啪的火光,帝國騎兵從戰馬紛紛落下,就像是疾風中被卷落的樹葉

  “城外的騎兵還能撤回來了嗎!”

  “撤不回來了!”

  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好看,騎兵因為分開的太散,而且突入的太遠,明顯已經沒法撤回來了,面對數倍敵人的逆襲,這些帝國騎兵拼殺到了最后一刻,其實他們也不是不能撤回來,甚至有有幾名滿身是血的帝國騎兵轉身跑了回來,但是很快他們就再次停住了戰馬,騎兵后面是步兵隊列,一排排的長槍隨著命令開始整齊放平,猶如在埃羅王都城下豎起了一道銀白色的長線,如果此刻給讓他們讓開一條路,那么也同樣等于給后面奔涌的紅甲騎兵打開了一條路

  “轉回去!”幾名帝國騎兵相互對視了一眼,勒轉戰馬奔向前方,恍如天上的孤鷹,,在他們的后面,紅潮猛撲而至,刀光淹沒了這幾名帝國騎兵的身影,箭簇橫飛的刺空之聲,嗚嗚卷動的風聲,爆裂的刀劍碰撞卷動雜成一團,戰斗的聲音突然一下小了很多,就像是城外的大風也開始變得溫柔

  “停下,不要再向前了”

  紅甲騎兵里邊有人高舉起右手,大批的紅甲騎兵開始猛力勒馬轉向,竟然在帝國步兵的眼前如最開始漲潮一般,迅速如落潮一般的消失在黑夜里,面對這一突然變化,帝國步兵隊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夜里沒法判斷敵人的虛實,更無法知道到底有多少敵人,帝國騎兵全數覆滅對于步兵們的影響很大,在這樣的黑夜里,不知道對方的具體位置,不知道對方的數量,擅自追擊就是自取死路,何況對方是騎兵,只有騎兵才能追騎兵,步兵怎么追?

  “穩住,不要亂動!”

  “站穩整列,長槍挺直”帝**官們向各自的士兵命令道,站在王都城頭上的利撒提爾則目光凝視著黑夜里消失的敵人,現在明白對方前面高喊暴露是什么意思了

  那根本就是發動伏擊的暗號,對方的這次伏擊是有預謀的,但是為什么胡選擇在此刻發動,利撒提爾卻是感到難以理解,前面足足兩個月的時間,整個埃羅北部的兵力就兩三萬人,而埃羅王都的防御也算不上堅固,二十萬南部聯軍,如果真有心打的話,用五六萬條人命來填,是絕對可以填下埃羅王都的,可是在那樣利好的機會面前,南部聯軍都沒有絲毫的動作,而現在帝國大軍已經云集埃羅北部,埃羅南部聯軍這個時候發動如此規模的攻擊,難道腦袋被驢踢了嗎!

  他觀察南部聯軍已經兩月,卻在一刻才發覺,自己竟然看不懂南部聯軍了,利撒提爾沒想到在平靜的兩月之后,帝國與南部諸侯聯軍的第一次正式交鋒竟然是這樣的結果!帝國慘敗,一千五百名帝國精銳騎兵全數戰死,而對方付出的代價微乎其微,雖然這只是一個小規模的遭遇戰,但卻是等于在帝國臉上狠狠甩了一耳光!還有那些紅甲騎兵是哪里來的?

  晨間的白霧在地面如河流一般的流動著

  天色逐漸放亮,一處林地位置,紅龍戰旗團副團長波羅斯抬起手,在他的身后,大約有四千名紅龍戰騎團的騎士紛紛停住戰馬,有人咕嘟咕嘟的大口喝水,還有人干脆將水澆在身上頭上,一名紅龍騎士軍官從后面來到波羅斯身邊,低聲說道

  ”大人,埃羅人要跑就讓他們跑好了,為什么我們要去幫他們斷后,昨晚雖然取得勝利,但那是在帝**隊沒來及反應的情況下,否則帝**隊要是知道我們只有四千騎兵,我們還想要那么容易走掉,就沒那么難了“

  “雖然都是誘餌,但也不能隨便就丟棄啊,而且我們還需要這些埃羅人釣上更大的魚”

  波羅斯嘴角帶著淡淡的冷意,南部諸侯們要跑是真的,而昨晚的伏擊完全是波羅斯的臨時起意,作為此次亞丁紅龍殿派遣來的騎士團負責人,他需要對自己的對手戰力有一個衡量,對于麾下的紅龍騎士們,他還是了解的,紅龍戰騎團雖然是圣殿的護衛武裝,騎士們也都是精挑細選的勇士,但是大部分的紅龍騎士一生能夠踏足戰場的機會微乎其微,所以紅龍騎士的個人武力相當強悍,但是真正的戰陣中,個人武力毫無意義,就算是再厲害的勇士,在奔涌如潮的敵人面前,一樣也是被踩死擠死的份

  更不要說,橫掃了整個南北歐巴羅的強大帝**隊,更是有著歐巴羅大陸第一強軍的名號,特別是帝國騎兵,更是排名大陸第一,想要讓自己的部下知道平日里的搏殺和戰場上的搏殺的不同,波羅斯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與帝國騎兵打一仗,

  波羅斯知道,南部聯軍撤離一定會將帝**隊從埃羅王都引出來,而要追擊撤離的敵人,自然是以輕騎兵為最佳,以有心算無心,昨晚一戰,一舉重創了埃羅王都方面的帝國騎兵,等于是斬斷了帝國的追擊南部諸侯們的可能

  波羅斯從遠處收回目光,他對于結果很滿意,帝國騎兵確實很強,但是紅龍騎士們也證明自己比帝國騎兵更加強大,覆滅一千五百帝國精銳騎兵,本身損失才不過兩百余,算上受傷的也不超過六百,波羅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紅龍騎士們對于帝國的恐懼之心已經減淡了很多,而依照帝國素來秉承的血債血償的風格,上千騎兵戰死,這道恥辱是一定要洗刷的,這就就算埃羅南部諸侯里邊有人想要跟帝國密談,也會因為這上千騎兵的戰死而不得不終止掉!

  一石二鳥!波羅斯等于是利用了埃羅南部諸侯們之后,還讓埃羅南部諸侯們背了一個黑鍋

  “大人,剛剛收到的報告”一名紅龍騎士神色匆匆從遠處飛馳而來

  波羅斯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的韁繩,連忙接過信函打開,目光掃過,臉色頓時沉默下來

  “大人,可是出了什么事?”旁邊的幾名部下詢問道

  “沒什么,蘇利撒長老只是告訴我,帝國海軍封鎖了埃羅大河道入海口”波羅斯將那張信函捏成一團,目光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寒意,就在他抵達埃羅南部的時候,蘇利撒大長秘密北進,從埃羅大河道向北,越過內海進入帝國腹地,一直到抵達帝京大海城。在那里,蘇利撒長老會啟動神罰,那才是真正的殺手锏,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當蘇利撒長老秘密潛入帝國的時候,負責將帝國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但是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蘇利撒長老的亞丁船隊意外的遭遇了帝國海軍,十一艘亞丁戰艦被擊沉,

  這份報告不得不讓波羅斯的內心沉了一下,內心更加肯定了圣殿的戰略,想要重創帝國,只能在帝國本土才行,

  帝國的強大,本身就來源于帝國本土的經濟繁榮,商業繁榮,龐大的兵員,位于大陸一流的軍工鍛造,還有數之不清的帝國商會在源源不斷的將各種資源和財富輸入帝國,

  昨晚一戰真的是如此輕松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見得,帝國騎兵雖然有一千余,而紅龍騎士則出動了四千騎,而且還是在有心算無心的局面下,帝國騎兵以三分之一的兵力倉促迎戰,最后還能創傷這邊六百騎,其他彪悍本色可見一斑,而此次帝國南下的是足足八萬大軍!而依照帝國的戰備力量,就算這八萬大軍全軍覆滅在埃羅南部的黃沙中,很快就會又有八萬大軍開下來,想要通過普通戰爭來削弱帝國的辦法證明已經過時,

  只有神罰,才能讓帝國的野心破滅!

  埃羅王都

  昨晚的緊張氣氛隨著太陽照射在城頭上開始消散,埃羅人開始從大街小巷里出來,昨晚的戰斗只是一個并不起眼的小插曲,因為埃羅王都實際上已經被包圍了兩個月,從最開始的緊張到現在完全漠視,埃羅人對于南部諸侯們已經在沒有什么幻想,但是在真正確認埃羅南部諸侯都跑了的消息后,埃羅人集體沉默了

  此刻在埃羅王都北面的一座高領上,飄繞的霧氣之中微微帶著絲絲的寒意,一名黑色青年登上最后一級臺階,目光凝視著遠處的埃羅王都大平原,蔓延無邊的林地和草地,猶如一片巨大的墨綠色地毯,一直延伸到大地的遠方

  “昨晚伏擊出城部隊的是亞丁紅龍殿,這可以確定嗎?”黑發青年臉色冷峻的沉聲問道

  站在他身后的是一身墨綠色長裙的安克洛,這位面容嬌媚的前埃羅王妃嘴角苦笑說道“我艾特蒙山與亞丁紅龍殿也不是第一次交手,雖然不敢確定昨晚紅龍戰騎團來了多少,但依照交戰速度和出現了紅龍之息來看,絕對是紅龍殿無疑,紅龍騎士這種東西,不要看打著騎士的名號,其實根本就沒有絲毫騎士的風度,所以就算是在亞丁王國內部,對于亞丁紅龍戰騎團的作風也是毀譽參半,昨晚那種打了就跑的,基本可以確定就是紅龍戰騎團了!”

  帝**務大臣胡科奇力帶領八萬大軍南下,卻沒有人會知道,黑發青年比胡科奇力的八萬大軍還要早到達埃羅王都

  不過這也是正常的,大軍行進,本來在速度上就不會很快,因為還有物資運輸,輜重,而在行軍速度上,胡科奇力還需要與開入大河道的帝國海軍艦隊保持一致,所以雖然南下已經三天,可是距離埃羅王都還有足足一百五十里,哪里有黑發青年這樣,可以只帶著少量隨行騎兵就一路直奔埃羅王都,

  ”紅龍之息那種東西,能夠想辦法弄到嗎?“黑發青年聽到紅龍之息這個名字的時候,眼睛亮了一樣,昨晚騎兵戰的報告已經送到了他手中,當然這不是第九旗團上報的那份,而是南方情報部所送的,其中提到了紅龍之息,黑發青年聽到紅龍之息的描述后,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火槍,簡單版的火槍!
權國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quanguo/,歡迎收藏
手機看權國http://m.cndxh.com/quanguo/權國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權國》版權歸原作者愛吃大包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