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的水晶宮|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有組織是最幸福不過的

推薦閱讀: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不滅龍帝
  目前還是一只貓的帕納爾希斯,跟著卓爾小姐走在一條看不見盡頭的通道之中。肥雪豹現在應該是肥貓的他猜測現在應該是位于伊萊夏爾城區底下的地下水道,潮濕且狹窄,頭頂和兩邊布滿了污漬散發著臭味的通道壁壘似乎是伸手便能碰到,仿佛隨時都能從四面八方垮下來,把自己壓成肉醬。

  帕納爾希斯哆嗦一下,覺得壓抑得夠嗆,心想要不是自己現在真的是只貓,不說是以龍形了,就算是平常的雪豹身體,在這種地方也幾乎難以行動。

  他只能借著半精靈小姐手中微弱的火把光芒來看路。實際上,無論是龍、雪豹還是貓都具備相當敏銳的黑暗視覺能力,但肥雪……肥貓卻依然需要光照才能走得穩,這明顯就不是生理問題,完全就是徹頭徹尾的心理問題了。

  肥貓雖然被變成了貓,但捫心自問自己從來就不是什么夜行動物,最喜歡的就是在陽臺上一邊太陽一邊看輕小說了。當然,身為小主人的“全權特使”,可不能給小主人丟臉,要不然堂堂的帕納爾希斯大爺才不會跟著這么可疑的卓爾小丫頭鉆這么陰森恐怖壓抑還臭烘烘的地道呢。

  “忍耐一下吧,我們的基地安置了大量的魔道機關和暗哨,只要感應到魔力波動便有可能觸發,我可不敢亂開照明術呢。”在前面帶路的卓爾精靈饒有興致地看了看跟在后面的肥貓,想了想,又道:“話說,您到底是什么類型的幻獸呢?我也是讀過《多元幻獸大全》,但卻沒有見過您這種幻獸呢。明明一點都不起眼,連一點點魔力波動和力量威壓都感受不到,和普通的貓完全沒區別,但偏偏是高智商還能吐人言。”

  “高……高智商什么的,嘿嘿,其實不只是吐人言呢。老夫能夠通順流利地講四十多種語言,其中一大半都是已經失傳只能用在考古上的古代語言呢。”肥貓表示,自從自己變成了一只貓之后,還是第一次遇到人用敬仰的目光看著自己呢。

  “那可真了不起呢。我一直都覺得,真正優秀的施法者根本不應該把使魔當成戰斗時的炮灰,而是能在知識上輔助自己的助手和老師。果然,便連貝倫卡斯特大師這樣的傳說中的人物都是這么認為的啊!當然了,如果還長得還你們可愛,那就實在是太完美了。”

  “可愛什么的,嘿嘿嘿,您還真有眼力啊……等等,使魔?”

  “我現在還只是個魔法學徒,正在跟隨兩位老師學習奧術。等到召喚學方面有了足夠的造詣,也可以契約一個您這樣的使魔嗎?”

  “嗯,您一個卓爾姑娘學習奧術,也還是挺辛苦的呢……所以說,我不是使魔也不是幻獸啊。”老帕弱弱地分辨了一下,然而剛剛準備開口,前面的卓爾姑娘便停步了。

  “我們到了。”她道。

  在老帕的視線中,一人一貓依然還處于狹窄陰暗潮濕的地下水道中。不過,雖然被變成了一只普通喵星人,但靈魂強度畢竟擺在那里,感知和辨識能力總算還沒有被降到城市放養動物的水準。它瞪著一雙遠比普通的喵星人要圓得多的大眼睛,在墻面上搜索了好一會,這才找到了一絲絲蛛絲馬跡。

  “嗯,確實藏得很精妙呢。居然把魔紋結構巧妙地灌注在墻壁的縫隙中,用流水來隱藏,就算是精靈都很難捕捉到其細微的魔力波動。嗚,這種術式結構確實已經很多年沒有見到了,我記得是什么來著?”

  大肥貓還在思忖著,半精靈小姐便走到了下水道口,敲了敲門邊,低聲呼了一個輕微的口哨聲,或者說,偽裝成口哨聲的某個符文口令。

  “哨聲一般的符文口令,本喵確定以前是見過這種玩法的,嗯,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呢?為什么一時間想不起來了?不對啊,我明明對自己的記憶力很有信心的說。”帕納爾希斯繼續苦惱中,而這個時候,通道墻壁上那些老舊滄桑甚至還發著些許臭味的磚石處傳來了“嗡嗡”的響動摩擦聲。一陣碰撞之后,豁然打開了一條通道……這是比下水道還要狹窄的通路,就算是以半卓爾嬌小而柔嫩的體格,也都只能側著身子通行。

  老帕覺得更壓抑了,口吻中不知不覺便多了一絲同情乃至于敬佩:“……你們,還真是挺不容易的啊!”

  “畢竟是在敵方的大本營里躲藏啊!我們現在留在伊萊夏爾的力量非常有限了,只有盡可能地保護住自己,才能更有效的打擊敵人。”卓爾小姐道。

  他們又在通道中艱難地挪動了將近三分鐘時間,通路這才慢慢地寬敞了起來。然后,他們便進入了一個還算寬闊的空間中。說是寬闊,其實也就只是個長寬不過五六米的矩形房間,但老帕依然覺得豁然開朗,很想要大口大口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但撲鼻而來卻依然是地下室的腥臭氣息,熏得肥貓一時間差點暈厥過去。

  房間中央擺著一張大桌子,上面鋪了一整張相當詳細的伊萊夏爾市區地圖,還有各色的鉛筆標注了各種各樣的軍事標記。一個外貌平平無奇氣質也很平平無奇的中年男子站在桌旁,用詢問的眼神看著卓爾姑娘,以及她身后的大肥貓。

  老帕并沒有親眼見過聯邦外勤廳的負責人,也即是暗行御史的大老板馬卡洛夫中將,但并不耽誤他馬上把對方認出來。確實,搞情報工作外加干濕活的大頭目,也就應該這樣平平無奇才對。

  “這樣的客人倒是很少見的。”馬卡洛夫看著肥貓,平平無奇的臉上那雙平平無奇的雙眼逐漸犀利了起來。

  老帕渾身下意識的寒毛倒豎,但還是硬著頭皮道:“我的名字帕納爾希斯,代表……”

  “哦,貝倫卡斯特大師那只能說話的雪豹寵物,我知道你。”馬卡洛夫還沒有說話,身旁一個四十歲上下,氣質陰沉的黑袍子便開口打斷了老帕:“你現在這個樣子,是德魯伊魔法變形術的效果吧?”

  “上將閣下有什么事嗎?”另外一個三十歲左右,穿著一身武士勁裝還套了一件胸甲的健碩大漢面無表情地道。

  帕納爾希斯掃了一眼這個房間,除了馬卡洛夫和帶自己過來的半精靈女公關小姐,還有四個人。三個男人,除了剛才說話的氣質陰沉的黑袍子和裝x的肌肉男外,還有一個目測應該有六七十歲的老頭,披著一身帶兜帽的灰袍,也是典型的魔法師打扮。此外,還有一個女子站在房間的陰暗角落靠著墻,一時間倒是看不清頭臉。

  這幫人應該就是外勤廳的殘部核心了,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便是從國外趕回來的暗行御史們了。按理說應該都算是清流派的死黨,只不過現在的態度似乎有點微妙呢。

  老帕這么想著,表情便當場沉了下去,一雙圓溜溜的漆黑大眼睛開始泛起了龍類殺氣十足的豎瞳。他表示自己是只斯文喵的確不想和你們這群干私活的秘密警察頭子相處,但這也不是你們在我面前裝x的理由。本喵是誰啊?本喵可是陸希林歌貝倫卡斯特大師的寵物,也就是他的特使!不給本喵面子,也就是不給我強大偉岸正確光榮的小主人面子啊喵!

  他哼了一聲,慢慢地張開了血盆“大口”。

  暗行御史們蹙起了眉,肩膀都開始下沉。他們都感受到了一絲危險。半精靈小姐看到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嘔,嘔……”老帕開始干嘔了起來。

  暗行御史們的表情很精彩,半精靈小姐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表情了。

  “嘔!嘔嘔!嘔嘔嘔!”大肥貓終于從肚子里吐出來一個懷表大小的金屬圓盤。它走過去,用貓爪把圓盤的翻蓋打開,露出了盤面上復雜的機簧機構和魔導線路,以及熠熠發光的七曜石結晶。

  七曜石?暗行御史們緊張了起來。對于這些老派的施法者來說,這玩意就代表著強大且不穩定的兇暴魔力源,是危險的同義詞。

  這只肥貓不會是悲憤地想要和我們同歸于盡吧?至于這么烈性嗎?

  大家剛這么想著,肥貓的大爪子已經拍在了圓盤中央的旋鈕上,七曜結晶一時間光芒四散。好在倒是沒有把這里所有人都給boom了,而是凝結成了懸浮在半空中的半透明光影。

  “這是……”馬卡洛夫看清楚了光影的樣貌,臉色頓時為之一變,不是陸希卻還能是誰呢?

  “好久不見了,馬卡洛夫閣下,既然放了這一幕,說明您目前還安好,那么我們就可以討論下一步的計劃……”光影中的陸希一臉無懈可擊的營業用笑容,看著便讓人覺得如飲瓊漿如沐春風。

  “抱歉,拿錯了。”老帕不好意思地一笑,又拍了拍圓盤,陸希的光影一變,這次換成了一副居高臨下霸氣外露的冷笑:“哦,既然放了這一幕,只能說明你們的態度確實很成問題嘛。是因為不愿意聽從我的指示,所以一開始就先要裝模作樣一番吧。這大概是因為我雖然當了幾年的暗行御史,但既沒有參加過部門團建也沒有和同事們拉過關系,于是大家都不太喜歡我吧。”

  把人的影像和聲音錄下來播放,許多魔法手段都可以實現,這倒是不新鮮。新鮮的是對方居然準備兩種(甚至以上)態度和說辭,這樣的操作就很騷了。也即是說,我們會有什么樣的反應,也都在他的預料當中了?

  “馬卡洛夫閣下,我以前是您的部下,但實時遷移,到了今日,也不是講客氣話的時候了,咱們也應該現實一點了。你們身為直屬軍務大臣的聯邦秘密警察和情報機關,門閥派的老家伙們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居然還一無所知。如果我現在身處伊萊夏爾,第一件事就是要你們提頭來見了。”

  提,提頭來見?這未免也太欺負人了吧?你人還沒到就已經把自己放在高位上了?這些剩下的暗行御史們頓時出離憤怒了,然而,面前的陸希只是個錄像,根本不會理會他們的態度。

  “你們都是拉瑟爾大師的死黨,是門閥派注定必須要鏟除的對象。要想要再次生活在陽光下,就必須要和我合作。然而合作就要有合作的態度。對于這件事,我不需要同等地位的盟友,只需要服從命令的追隨者和部下。你們應該已經得到貴族聯合軍主力艦隊被我單艦重創的消息了吧?沒有你們,我依然會以征服者和解放者的姿態回到伊萊夏爾的!現在,你們了解我的態度了嗎?”

  老帕走上前去,拍了拍圓盤,收起了陸希的影像:“現在,還需要繼續放下去嗎?”

  暗行御史們一邊沉默著,一邊用獨有的隱秘方式無聲地交換著信息。相比起來,反而是城府最深的馬卡洛夫中將露出了仿佛便秘一般的表情,長吁了一口氣,用甚至有些微微顫顫的聲音道:“這,這,這……我和他認識也有個五六年時間了,明明每次見面都大家都還是蠻愉快的嘛,但突然拿出這么惡劣的態度,就算是我也是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的啊!”

  “嗯,好吧,你主人的態度,我們非常明了了。”說話的并不是最開始擺出了強硬態度的那幾個男人,竟然是那個一直站在墻角的女子。對方似乎是往前探了一點點身子,在昏黃的燈光下露出了半邊臉。讓老帕有些意外的是,這竟然是一個極有氣質和儀態的美人。肥貓總覺得自己應該是在那里見過對方的,但想了半天又實在是記不起來。

  “貝倫卡斯特大師……留下這個影像的時候,應該是在希爾倫空中回廊大戰之前吧?”

  “哦,這都被您看出來了?”老帕是更加意外了。

  “他身后的窗戶那邊,是格羅倫港著名的晚夏大鐘樓。他其實是刻意讓我看到的吧?”女子苦笑道:“……也就是說,他在給我們傳來這留言之前,便已經篤定自己一定會在希爾倫回廊重創貴族聯合軍主力了嗎?憑著一艘船?”

  “呃,我有的時候也覺得小主人確實太狂妄了。”老帕嘴上雖然這么說,但心里表示自己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真的很自豪啊。

  “有實力還能成功的狂妄……對于奧克蘭人來說,那叫王者之風啊!”女子嘀咕了一聲,又把自己的臉縮回到了陰影之中。

  “所以,貝倫卡斯特大師……他需要我們做什么?”馬卡洛夫中將道。

  他改了敬稱,大約是在轉變態度了吧。

  “根據小主人那邊的情報,下個星期有一班大型運輸船要抵達伊萊夏爾,對吧?”

  “我們早就得到了這個消息了。這是本月第一艘從國外返航的運糧船。不用貝倫卡斯特大師下令,我們也會在它進入奧爾索空域之前就破壞掉它的……”那個肌肉大漢道。

  “不,小主人的意思是,讓你們停手,放他們的船進來。”

  “……”

  “另外,在他的下一步指示到達之前,希望你們什么也不要做。”老帕道。

  這么理所當然發號施令的真特么的讓人火大啊!我們是外勤廳的暗行御史,你是海軍上將,就算是咱們姑且服軟了愿意聽從你的命令,做事也得講究一點吧?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這想的,反正至少表面上倒是不能直接看出來。

  “如果我們不愿意服從貝倫卡斯特大師的命令,他將要如何呢?”那個灰袍子的老大爺嘿嘿地笑著問道。

  “也許是會讓跟我來的那兩位小姐強行接管剩下的暗行御史的指揮權吧。”

  “和您一起來的還有別人?”

  “是啊,我沒帶她們過來,都在酒吧那邊由我們自己人看著。”一直懵逼了好長時間的卓爾公關小姐總算是找到開口說話的機會了。

  “是,是什么人呢?”馬卡洛夫中將似乎想到了什么很不好的情況,苦著臉道:“不會是個亞麻色中長發,藍眼睛,二十出頭的,笑起來很有親和力的治愈系鄰家小姐姐吧?”

  “沒那么嚴重啦。”肥貓道。

  “呃,是一個諾爾達的精靈女孩子,以及一個綠頭發綠眼睛的人類女孩子。”

  哦,那確實還好,才怪啊!被龍踩死和被獅子踩死,特么的有區別嗎?馬卡洛夫中將急匆匆走到了肥貓面前,低下了頭,平平無奇的臉上便生生地擠出來了一張笑臉,誠懇地道:“瞧瞧您,早說妮維雅林歌殿下和翡翠小姐在不就好了,還鬧出那么多誤會來。”

  這位高冷的秘密警察頭子現在實在是笑得太有質感了,便連見多識廣且求生欲無人可敵的老帕都不由得露出了嘆服的申請。

  “反正啊,在拉瑟爾大師去了以后,我們這群人都像是一群復仇的孤魂野鬼了。現在終于有了組織,那就實在是太幸福了!”
天國的水晶宮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tianguodeshuijinggo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國的水晶宮http://m.cndxh.com/tianguodeshuijinggong/天國的水晶宮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國的水晶宮》版權歸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