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遺禍|1030 會師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不滅龍帝網游之夢幻法師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煉巔峰伏天氏校花的貼身高手純陽武神全職法師美漫喪鐘
  兩只妖獸的虛影,無疑就是兩個劍心劍修的通靈劍意了。 23US.COM更新最快仔細看的話都能看得出來,和普通的妖獸,頗有些細節上的不同。

  是渡海雕和戟翅鯊,都是血脈比較高等的妖類。

  不過,對付這些被蠱蟲控制的修士,之前就已經證明了,勐攻勐打沒有什么用處。就算能咬出十**個窟窿來,人家該活動的照樣還是能活動。所以,通靈劍意這種東西,真用不上。

  現在也是如此。盡管渡海雕直接咬住了那舍蟒頭部的位置,而戟翅鯊則干脆將半個身體都咬進了嘴里。但是,那兩個修士卻是在勐烈掙扎,眨眼之間,兩個通靈劍意的身形就趨于崩散!

  不過,這爭取的時間,也足以讓余定風和李懷兩人,追上這兩個家伙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又傳出了一個平淡,還有點兒虛弱,卻依然隱含著某種奇妙力量的聲音,“禁錮!”

  兩字一出,那纏繞著兩個倒霉修士的紅塵念火,就再次改變了形態,幾乎直接凝聚成了鎖鏈的模樣,將那兩個修士緊緊纏住!

  紅塵念火化作的鎖鏈,比起之前的通靈劍意都要更為牢固。

  那兩個之前還在掙扎的修士,竟然很快就靜止不動了。

  余定風和李懷微微一怔。

  不過,這似乎是儒修的手段。

  他們兩個也沒有多想,同時出劍,一人一個,順著舌蟒纏在修士身上的“身體”將舌蟒攪了個七零八落!

  他們也當真是動了全力。

  本來,以他們體驗過的,舌蟒本身的韌性,不該那么容易據被攪碎。可是,經過了鎖鏈的纏繞,當他們的劍尖刺進了舌蟒的體內,才驚訝的發現,阻力竟然比之前要小得太多!

  即使沒有一拳揍在棉花上的感覺,竟然也相差不遠!

  而在地面上,水馨也呆住了。

  她知道那兩個帶著蠱蟲,被蠱蟲控制的家伙絕對不能放走。因此,沒顧上那撞破了禁制的“流星”。可從“流星”之中,居然傳出了熟悉的聲音!

  水馨詫異的看了過去。

  禁制被撞破之后,這一片地區的光線依然是亂的。而那個“流星”撞出來的大坑,距離水馨也有那么一段距離。

  這個知府衙門的后院,用來“關”那幾個偽文膽儒修的地方范圍確實是不小。否則也不可能容得下舌蟒能有十幾米長的家伙在這兒各自作戰了。

  這一段的距離,就擋住了水馨的視線。不過,水馨的感知,還是告訴了她答案撞過來的那一大個“流星”,事實上是好些人!

  而且,似乎還都是熟人?

  眼見問題解決了,水馨也就不再將注意力放在天空。而是從這落地的大坑走了過去。

  但是,其他人就沒法那么淡定了。

  溫若愚的眼神,就是復雜又震驚。

  搞毛!

  一個兩個,居然都能指揮紅塵念火,簡直比他這個正宗的儒修,還要熟練!而且,林水馨那樣算是什么?為什么她最后那句話,居然會本能的有一種要聽從的感覺?

  而水馨,在確認了自己的感知之后,也震驚了,“你們這是……怎么過來的!?”

  好吧,水馨其實還沒徹底看清所有人。

  但在走近之后,對這些人的氣息感應,就足以彌補視野上的不足了。

  在地面的一個大坑里,剛才喊了一句“禁錮”的桓綜茗正臉色慘白的委頓在地上。

  寧朔和桓赫看起來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茍水英依然是那副快要死亡的模樣,不過是吊著一口氣。

  尤昭、邱珂、鹿清和、桓揚,北海仙坊剩下幾個還能戰斗的金丹們也是一個都不拉。不過,和水馨離開北海仙坊時相比,他們如今是各個帶傷,狀況也差了很多。

  而這些人加起來,再加上被寧朔提熘著,暈過去但身體無礙的林如山,也就是坑里的全部了。

  水馨能不震驚么?

  從之前聽說青蓮的力量下降,就猜到,北海仙坊很有可能出事了。但是,就算知道,也做不了什么。是以水馨也淡定得很,沒有說離開,在巴巴的跑去北海仙坊看發生了什么。

  但是,從那時候到現在,才多久的時間?加起來頂天了也就是一刻鐘吧!他們是怎么從北海仙坊跑到定海城來的?

  更何況,如果北海仙坊的狀況危險到這個地步,以至于觀海門的真人連自家的基業都顧不上了,邱珂等人能跑出來還算是正常。桓赫和茍水英這兩個本來就重傷的真人,是怎么被帶上的?

  這時候,落在坑里那些家伙,也差不多反應過來了。

  桓揚首先道,“寧道友,多虧你了。”

  什么玩意?

  水馨更驚訝桓揚之前根本就是無視寧朔的。這會兒居然先向他道謝,就足以讓人驚訝!

  “沒什么,我不過恰好身上有一張‘萬里飛遁符’罷了。若不是桓綜茗道友先察覺到不對,我們也無法這么完整的過來。”

  “萬里飛遁符?”水馨忍不住插口。

  她前面的問題,寧朔已經給她解開了。她是知道桓綜茗的能力有怎樣的潛力的。只要不是太放心那些儒修,預判個危機不算什么。而經過了那么些事,桓揚等人也不會不信任他。

  雖說,怎么把重傷員也聚集起來,水馨是想不到法子,但水馨同樣也知道,自己的腦袋不是那么靈敏。

  她沒法子的事,別人可能會有。

  于是,她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到一點上去了。

  寧朔苦笑道,“是墨鴉給我的。簡單的講,作用就是讓十人以內的群體,通過萬里飛遁符,到達事先定好的坐標附近。雖然速度肯定比不上傳送、瞬移之類,但比正常的飛行速度,卻要快上很多。一般的金丹修士也難以追上。”

  “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有這玩意?”水馨癟嘴,“虧得我之前離開的時候,還擔心你的安危呢!”

  “因為墨鴉不讓我告訴你。”

  “為什么?”水馨知道墨鴉的手上肯定有些保命的好東西。

  但為什么要隱瞞她啊!?

  寧朔嘴角一抽,“水馨你還記得,你在臥蛟海中,用掉的召喚符么?”

  寧朔現在很是贊同墨鴉的話。

  能在那種局面下浪費掉一個召喚真君機會的人,如果知道有什么保命之物,要么就是浪費掉,要么就是更加努力的去作死!

  所以,還是瞞著吧。

  寧朔也不等水馨想明白這其中的因果,將林如山拎了起來,“至少,靠著這張萬里飛遁符,能帶出來的戰力都帶出來了。但是,北海仙坊已經落到了白蓮手中。”

  這會兒,寧朔倒是并不去擺出“仰慕者”的姿態來了。

  畢竟在定海城這邊,有個林楓言,寧朔相信,定海城肯定已經將他們這行人進入定海城后的情況,能弄清楚的,都弄清楚了!

  “你們沒試著挽救一下其他試煉者?”水馨好奇問。

  “挽救什么?”邱珂道,“就那么一下子,所有青蓮的實力都驟然下降。有那么幾個中了蠱的,立刻失去了控制。要不是有桓綜茗提醒,只怕我們都要受到暗算……就算之前有提醒,我們又怎么可能在那時候就翻臉?”

  這個雷厲風行的女修士,此時卻是一臉的苦澀。

  水馨也能明白。

  邱珂雖然是散修,但在北海仙坊也是多年了。早就將被海仙坊當做了自己的地盤,任何一個強者,被趕出自己的地盤,都不可能好受!

  沒看桓揚那一臉的黑沉?

  鹿清和雖然本來就來自北方三國,在北海仙坊更像是一個使者,但是,水馨感覺上,鹿清和在北方三國也過得并不怎么如意。未必愿意回來。

  尤昭的表情看來最好,他本來就是一個看著陰郁的修士,這會兒似乎也沒有糟糕到哪里去。

  “怎么了?”這時候,知府張濟也帶著人趕過來了。

  小白感應了一下,最快趕到,撲到水馨的腳邊,好奇的看著坑內。

  而溫若愚被張濟一問,也總算是反應過來。看到“流星”的真實情況,神情也是復雜難言,還帶著幾分難以置信的味道。

  哪怕往日里,雙方更多是派遣屬下交流,甚至使用法術傳訊現在無定海的雷云擋住了傳訊但是,就在無定海的一南一北,誰不認得誰?

  比如說重新落下的余定風和李懷兩人,也是一樣!

  而看到幾個儒修、劍修,被“萬里飛遁符”送來的一群人,臉色就更為尷尬了。

  不只是因為落難的時候,被“老朋友”看見。也是因為,顛覆北海仙坊的,正是儒修!一群齊心協力,分工合作,團結有序的儒修!

  難道現在能大聲斥責,這些定海城的儒修,沒有教好自己的屬下、弟子嗎?

  這么丟臉的事情,還正是做不出來!

  雙方對視了一番之后,最先開口的,居然是狀態糟糕,能感覺到金丹都有些不穩的桓赫。

  桓氏的長兄扯出一個虛弱的微笑,仰頭看著張濟道,“難怪有人說,南北若是再次開戰,北方三國不用再借助天道的改變來取勝了。”

  聽到這話,張濟和溫若愚的臉上,卻也同樣,帶上了幾分尷尬的表情!

  這話簡直扎心啊!

  他們當然也知道,在書生之中,頗有些這樣的言論。

  也不敢說他們自己就一定沒有這樣想過。

  但是……

  這次攻陷北海仙坊的,難道他們要承認那是正統的儒修嗎?

  “這些事之后再說吧!”張濟連忙道,“桓道友,你的情況看來不好。只怕這么過來,對你的傷勢也是極大地負擔。還是盡快修養一番的好。我讓持文,也就是裴恒來給你治療一下吧。好歹不同系統,應該能有些用處。”

  張濟知道,裴恒又不缺丹藥。

  估摸著也是傷得太重,而丹藥的藥性又有些重疊了。

  桓赫繼續苦笑一聲,點點頭,卻也一點都不見外,“那就麻煩了……好歹做了這么些年的鄰居,你們的‘字’,我還是弄得明白的。”

  桓揚在一邊嘀咕了一句,“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要弄那么麻煩!”

  水馨聽見,多了句嘴,“道修本來,我是說早年的時候,不也都是有‘道號’的么?莫非就是嫌麻煩,結果沒人用了?”

  鹿清和呵呵一笑,頗為怪異,“所謂道號,最正統的意思,是金丹之后,明了仙路。以道號來闡述、總結自己的仙路。自然是要沒落的。”

  這幾乎是擺明了說,現在的道修,只剩下一條約定俗成的仙路來走,道號就沒有必要了!

  尤昭聽出這個意思,冷哼了一聲,“怎么,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向老主子示好了么?”

  鹿清和不說,水馨卻真是驚駭!

  她剛才還覺得,尤昭受到的影響最小呢。怎么轉眼之間,就冒出這么一句,和他之前的表現完全不同的話來?

  雖然和他的氣質神情挺搭的。

  “一個是自我闡述,一個是長輩期許,兩者怎能相提并論。”溫若愚也察覺到不對,立刻打了個圓場。

  同時,溫若愚和張濟兩人,交換了一個隱晦的擔憂眼神。

  剛知道北海仙坊出事,北海仙坊的真人們就一股腦兒的出現在了定海城。雖然多多少少都帶著傷勢,但從各種角度來說,都依然不能輕忽處之!

  “幾位,大家都多多少少的有傷,還是盡快處理的好。待在這里做什么?五色試煉的事情,看來已經走向完全不可預料的狀態。也需要盡快商議。”

  對此,桓赫沒有異議。

  他是最先示好的一個。

  因為他很明白哪怕白蓮們攻下了北海仙坊之后,不至于再動定海城的腦筋(這還不大可能),處于各種原因,他們也決不能就這么在定海城,等著五色試煉結束!

  治好身上的傷勢,這也就成了最重要的事!

  而跟著張濟過來的林驚吟,他站在一邊,在漸漸消散的異光之下,也沒人注意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表情,卻真是從驚訝,漸漸變成了“深思”!

  當北海仙坊的真人們,各懷心思的離開了撞出來的深坑之后,就更是如此!(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仙途遺禍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xiantuyihuo/,歡迎收藏
手機看仙途遺禍http://m.cndxh.com/xiantuyihuo/仙途遺禍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仙途遺禍》版權歸原作者小小沙丁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