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遺禍|1562 被波及的安元辰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不滅龍帝網游之夢幻法師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煉巔峰伏天氏校花的貼身高手純陽武神全職法師美漫喪鐘
  水馨看書看到傍晚,除了得知梵國內部有些斗爭之外,找到的“共通之處”只有那個轉生、性轉的故事。 X 23 U S.C OM順帶再次鄙視了下梵國女性的低下地位。

  沒有找到別的線索。

  至于要不要順著那點兒共通之處查下去,水馨也不肯定,約好了第二天繼續看書,水馨就回到了客棧之中。

  不算出乎預料的是,只有關啟明留在這里。

  盡管已經是常人的晚餐時間了。而且關啟明其實也在忙他忙著坐在他們租下來的院子里思考。水馨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在思考。而且,面前的石桌上,還擺著一些筆墨紙硯之類的東西。最上面的紙張是空白的。

  可隱約能看到下面放著的紙張上的墨跡。關啟明的手上還拿著筆在虛空中一點一點,時不時激蕩起文力的漣漪。

  水馨瞅了他一眼,就準備繞路過去。

  小白卻對這樣安靜的關啟明感到了幾分好奇,繞著關啟明走了兩圈,見關啟明絲毫也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它的身上,不由得不高興的嗚嗚了兩聲,又跑回水馨身邊蹭蹭腿。

  這段時間,小白已經習慣關啟明或者寧朔之類的人,在晚上和它玩一段時間了。

  水馨揉揉它的大腦袋,“沒事,我晚上和你玩。”

  然而這話并沒有視線。

  因為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在院子外面響了起來,“寧先生現在在嗎?”

  水馨微愣,這個聲音……

  “嗷?”小白掉頭高興的跑了出去。

  這聲音是安元辰的。而小白對這個人印象深刻。無他,在小白見識到的人里面,安元辰是前后改變最大的一個。充分告訴了小白什么叫人類能有的變化。

  其他人比如說姚清源,雖然實力變化很大,但對小白來說這倒沒啥,畢竟它的實力變化也大。

  “蘊雪啊。”安元辰看到小白,還打了聲招呼。

  和最開始見到的那個熊孩子相比,安元辰性格穩重了很多。而和前段時間出現在臥龍山脈直播中的沉默青年相比,安元辰又顯得開朗了不少。

  “林姑娘……寧先生不在嗎?”

  “寧朔?”同樣走到門口的水馨道,“我不知道他在哪兒,但是沒意外的話,他肯定還得回來睡覺,畢竟是個道修嘛。你要么進來等他,要么留言讓我轉告?”

  “我等一等吧。”安元辰很快說道,走進了院子。

  水馨挺好奇的看著他,領著他往里面走,“關啟明在院子里思考呢,你可以到正廳坐一坐……話說挺久沒見了,最近都很忙?”

  “也沒有。”安元辰居然嘆了口氣,特別成熟的嘆了口氣。

  水馨都要覺得驚悚了。

  “那個叫張梅真的姑娘,不對,那個閔余薇的頂替者……是你們查到的吧?”

  水馨瞬間眼前一亮。

  她差點兒忘了安元辰的特殊能力!這能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得上是獨一無二了。

  小白也一下子精神抖擻。

  無他,和人類可能讓它聽不懂的很多言論相比,安元辰的特殊天目神通,展現出來的,是非常直觀的畫面!

  就算言論還是聽不懂。

  畫面總是能看懂的啊!

  “你看到什么了?”

  “嗷嗷!”

  主寵兩個同時出聲。

  安元辰捂額,一副受到精神摧殘的樣子,“惡心的畫面,就不向林姑娘你形容了。”

  “……交/配畫面么?”水馨淡定的反問。

  安元辰一個踉蹌。

  隨即他又擺擺手,“不是普通的那種。”

  不是普通那種?水馨之前只覺得保不定云昭被人看了現場挺可憐的。但現在聽安元辰這么形容,就是真的奇怪了。

  能有什么不尋常?

  男男,女女?

  那也見識過了。

  但看安元辰那小臉慘白的樣子,保不定還要更不尋常一點。水馨決定還是暫時不要追問的好。畢竟是人家上門來做客,而不是她上門去調查。

  兩人在正廳內落座之后……

  安元辰先整了臉色道,“因為給刑部做事,有契約約束,一些看到的東西不能外傳。”

  水馨對此已經不驚訝了。

  短短幾個月之前還是熊孩子的安元辰,已經學會了拐彎抹角和避重就輕雖然不能外傳,但可以通過一些別的方式透露。

  之前的對話已經表明了這一點。

  他無非是不想冒險對她透露罷了。

  “但有些畫面,是可以透露的。甚至我覺得,有些東西,保不定本來就希望我傳遞給林姑娘你。”

  “啊?什么?”

  小白也豎起耳朵。

  一副看好人的模樣顯然小白還沒學會拐彎抹角。

  “在張宅的宅院之中,我發動天目神通的時候,展現出來的畫面時一些下仆將宅院里最后的植物,一些草類連根拔起的對到了一輛車中帶走,整個庭院的地面被翻得不成樣子。又有另一些人,捧了十來盆看著十分精巧的植物進來,都不到半人高。從畫面中無法看出那些‘植物’到底是什么材質。后來搜索張宅的時候,找到了這些植物的殘骸。都在臥室附近。但那些殘骸,看起來卻已經是最普通的那種質地了……怎么說呢,就像是金子變成了銅塊的感覺?但依然有煉制過的痕跡。”

  安元辰不是那么肯定的說道。

  水馨也想起來,自己進入張宅的時候,進入那個“工坊”之前,確實是有在邊上一棟建筑的窗臺上看到殘破的盆景。

  因為不是真正的植物,而是人造植物,她根本就沒有多關注。

  現在想想看……除了作為主人的張梅真受到重傷之外,張宅其實并沒有遭到什么破壞。出現異常的下仆,也很快就被制服了。盆景既然是人造而非天然,本來就應該比真正的觀賞植物更堅韌才對。剩下殘骸,確實本來就是疑點。

  但既然不是真正的植物,和“林冬連”有什么關系?

  除非……將最后的草叢挖走的畫面,才是回溯的重點。

  可和變質的盆景相比,挖走草叢什么的,實在是很平常的場景吧?

  水馨愣了好一會兒,決定讓寧朔去苦惱這個問題。

  至少不適合在安元辰面前思考。

  “多謝了。但你本來不是來找我的吧?找寧朔有什么事,可以說說么?”

  之前還說了一大串的安元辰聽見這個問題,立刻就沉默了。

  水馨隨手找了下,找了一套茶具和茶葉,給他倒了杯茶。安元辰接過去也就隨口喝了。他看起來不算憔悴,但明顯有些糾結。

  “關于那個新型的留影石……”安元辰欲言又止的樣子。

  “……你擔心那個新型的留影石普及開來,所有人都隨時隨地留影,然后你的天目神通就沒有用武之地了?”水馨等了一會兒見沒下文,忍不住猜測。

  安元辰嘴角直抽。

  差點兒直接把茶杯捏碎。

  “首先,再怎么說留影石也是法器,能怎么普及?其次,我是個先天天目,天目神通只是輔助!”

  “哦,差點忘了是法器。”水馨遺憾的道。

  安元辰翻了個白眼,終于有了幾分過去熊孩子的影子。

  “他們準備拍一些修仙界相關的戲劇現在的修仙界。”安元辰道。

  “所以找你問修仙界的事情了?”水馨覺得有點了解了,“可是,說是已經找了施真人吳真人啊!”

  水馨的意思很明顯。

  都已經找了大佬,你一個北上之前不過練氣級別的小修士一問三不知不就好了。何必摻合,又何必找寧朔來問計?

  安元辰翻個白眼,“誰說‘他們’是政事堂和禮部了?”

  這下是水馨差點兒把茶噴出來,按照安元辰這個說法……

  “難道刑部想自己也弄個戲劇出來?”

  安元辰一臉無語的看著水馨,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你能不能聰明點兒?

  “謝大儒領頭,禮部負責具體事宜,工部負責器具。還有很多需要試驗和摸索的地方。同為六部的刑部自起爐灶?”安元辰一臉嘲諷的問。

  水馨頓時明白自己問了個愚蠢的問題。

  哪怕她是個政治小白,聽到安元辰這番話,也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蠢。而且說到這一步,她要是還不知道安元辰到底什么意思,就真的是蠢到底了。

  “簡單的說,現在貌似還在進一步改善工具。首先,到底該拍攝怎樣的新戲劇是個問題。其次,只是將戲劇排演出來,用留影石拍攝,總覺得有點不對味。畢竟原本的戲劇是給臺下觀眾看的。和看晶幕感覺不一樣。”

  水馨一是自己有感觸。

  而是這兩天多多少少的聽到了其他人的討論。

  “第二個問題肯定是禮部那邊負責解決。但第一個問題……嗯,編劇本是所有文人都能做的事。本質上和寫詩賦奉承上級也沒啥區別……”

  而且明國的官員在這方面還挺悲催。

  上有詩圣賦圣珠玉在前,要是寫篇奉承用的詩賦還比不上上級的文筆……那到底是拍馬屁還是班門弄斧?

  況且有句話說文章憎命達。

  要水馨來說,謝昭葉久在主導一國之后流傳出來的詩賦,和道儒大戰那段時間的詩賦相比,水平都已經有所下降了。文筆更精彩,經驗更老道,卻少了那種厚重深沉的韻味、感染人心的力量。

  后來那些成長在和平中的官員,怎么可能和這兩位的巔峰時期相比?

  安元辰沒回應,看著有種魂飛天外的感覺。

  “嘖,所以有些家伙想要編排一些貶低南方修仙界的本子?”一個聲音忽然插話。

  是關啟明不知道何時從他的思考中回過神來了。

  而且,水馨和安元辰的聊天內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水馨其實也聽出了安元辰話語中潛藏的這個意思。不過她還沒來得及說出來。

  安元辰點了點頭。

  如果是想要拍攝記錄片,那他有什么好說的。記錄片也輪不到他們來構思劇本啊。

  關啟明摸著下巴道,“元辰兄弟啊,問下,他們打算怎么個貶低法?”

  安元辰想了想,“蠢。”

  “果然是很蠢。”關啟明評價,“要討好上司也該動點腦子,應該寫一些壓迫民眾,民眾奮起反抗的本子么。”

  “那不是直接寫道儒大戰比較好?”水馨忍不住吐槽。

  “但他們不可能敢寫啊。”

  當時老人猶在,且各個位高權重。哪里敢憑腦洞瞎編排。要是照著歷史書來,就還是那句話,也輪不到他們改本子啊。

  “壓迫民眾是有的,奮起反抗并沒有,不現實。”安元辰則這么說。

  “……所以,除非修士很蠢。”關啟明一臉無語。

  安元辰點頭。

  “那完全可以讓被壓迫的民眾有修煉資質啊……”水馨剛想說“廢材逆襲”的套路,忽然覺得不對。

  “林冬連”對南方修仙界不會有那么多的了解。

  更重要的是,腦海里忽然冒出來的廢材逆襲套路,逆襲來逆襲去,不過就是從“被壓迫階級”變成“新的壓迫階級”而已。又不是說能改變修仙界“一起為了實力用拳頭說話,一切為了自身修煉哪管世界洪水滔天”的本質。

  反而修士變成主角,主角是容易讓人代入的。

  即使說不上三觀不正,至少也是政治不正確。

  “像我這樣的。”水馨驕傲道,“因為一些特殊情況開啟特殊資質,然后用來反抗,這樣?”

  “一樣,那就是宣揚修士了。”關啟明擺擺手說。

  他的認識倒是頗為深刻。或者說,立場倒是很穩當,“還不如讓被壓迫的民眾悲慘死亡。”

  “哦。”水馨也不是很介意,“反正剛有晶幕不久,悲劇也更容易被人記住。”

  安元辰斜眼看著這兩個,覺得這兩個實在是靠不住,還好不是來找他們請教的……

  他只是想要在臨時同僚交往中保持一個度,但本人沒多少經驗。并不是來討論怎么寫戲劇劇本更合適!他的那幾個想要寫本子的同僚,一副他越貶低修仙界越好的態度……哪怕是民眾悲慘死亡的結局也依然可能把修士寫得很愚蠢。

  還好,這時候寧朔回來了。

  正如水馨所說,作為一個外地人,還是有犯事前科的外地人,寧朔不會晚上“外宿”。聽見水馨和安元辰討論“受到壓迫的民眾怎樣的死法更容易牽動人心”,寧朔也是一頭黑線。

  好一會兒,才算是弄明白了安元辰的來意。
仙途遺禍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xiantuyihuo/,歡迎收藏
手機看仙途遺禍http://m.cndxh.com/xiantuyihuo/仙途遺禍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仙途遺禍》版權歸原作者小小沙丁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