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遺禍|1590 釣餌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不滅龍帝網游之夢幻法師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煉巔峰伏天氏校花的貼身高手純陽武神全職法師美漫喪鐘
  好吧,其實這和他們情侶的身份半點關系沒有。 X 23 U S.C OM

  之所以兩人能夠異口同聲,并且同時將之前的謹慎和忐忑忘記,當然是因為頭頂有人啊!死了一個司農,半人半蟲的怪物本古氏的人指認是謝氏主宅來人。讓昆廷等人嚇得立刻上報了政事堂。

  雖然他們覺得天已經晚了,政事堂的反應未必有那么快。

  但事實并非如此。

  不但要應對華國在不久之后會到來的使節團,還要讓整個國家盡快的轉向。最近還添了靈茶樹道境的問題……哪怕細節上的問題可以交給六部甚至是更下面的人,有些事情卻是其他人無法取代的。

  哪怕沒有那么多緊急的事情,最近的大儒們也是三個四個的在政事堂輪班。

  不斷的探討這個國家的走向。

  謝昭倒是不在。

  但是,昆廷的消息上報以后,水馨想到的東西,當值的大儒們也立刻就全都想到了。想到的還要更多更全。

  平日里確實是有個廟堂之爭,意見不和,斗起來的時候也不是沒有。

  但整體來說,哪怕是前幾百年,他們的目標也依然有“徹底戰勝修仙界”好吧?別管是想靠陰謀詭計廢掉他們一個文心后期,還是想讓他們陷入內亂放棄對之前那些混亂的追查,那都是做夢!

  所以,大儒們不但知道了,還趕過來了。

  且趕過來的兩個人,正是周暮和葉久。

  南廣連和張煜也在政事堂,可這兩位目前其實也有親眷(前妻)牽扯到最近的事情里面。所以就依然守在了那兒。讓周暮和葉久出來看看發生了什么事。

  老實說,看到葉崇瑛和周焯云兩個那自然而然的親密態度的時候,兩個大儒都是吃驚的。

  他們能察覺到兩個小輩身上的嫡系血脈。但真不知道有嫡系血脈的小輩對上眼了!

  不過,他們的后輩的婚嫁,兩個大佬是早就不關心了。吃驚也就是一下子的事,他們來的時候,剛好就看見了靈茶樹上的半龍嬰兒清醒的那一幕。

  葉久的第一想法事應該可以捋葉子了。

  然后才和周暮的想法同步。

  畢竟事老師的留影交給那林氏少女的啊!

  所以,果然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不管是不是老師的深意吧,他們都已經到這里了,難道還要等著下面的人到處去查哪邊有人反噬?當然是選擇第二種啊!

  這兩位大儒,自然是理所當然的傳音給了自己的后輩。

  而周焯云和葉崇瑛,也是在異口同聲之后,才發現了戀人反應的異常,對視一眼之后,又心照不宣了。

  “那就請沒有力量自保,我是說正氣期以下的人先行離開……”水馨說到這兒,忽然覺得有哪里不對,“說起來,古家的人呢?周公子,難道是都被你們打暈了嗎?”

  那是肯定沒有的。雖然他們也采取了“強迫撤離”的手段。

  嚇暈的倒是有幾個。

  發生這么多事情的畢竟是古氏的宅邸。如今危險已經基本消除。就算做主人的不敢回來,難道不應該派個管事的回來看看?

  “刑部的人接手了。”周焯云有些尷尬的道。

  這事情是周暮告訴他的。

  至少周焯云在跑回來看情況的時候,刑部的人還沒有到。畢竟金丹大戰的氣息,哪怕遠了感覺不到,近的是能感覺到的,自然不會隨便靠近。但有了大儒的命令,那又不一樣了。

  水馨擺弄了一下自己的傳訊符,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安元辰那邊看古夫人的尸體看出什么來了沒有?”

  至于這一邊,水馨能想到,刑部那邊首先要確認的,一是有沒有其他人被蟲子寄生,二是……那個謝氏來客的詳細情況!

  然后就是古夫人的情況了。

  古夫人自盡,只要不是刑部逼迫,確認了有問題的話,帶走整個古氏的人,同樣是應有之意。

  水馨到底對政治不是很了解,雖然挺熱心的想要查下去,卻沒想到,若非有上層的注視,刑部的人未必能在這三更半夜里,爆發太高的工作熱情。

  “算了我們先處理目前的事,周公子請你去一趟豐宅,要一些他們的戰利品過來。”

  周焯云對此沒意見。

  畢竟就是幾步路的事情。

  曲氏的人卻有些躁動。

  畢竟,就這么丟下家主的尸體離開,似乎怎么都說不過去。但是還好,曲司農的兒女都已經長大成人,并不在家中。父母更是早已經去世。既然曲夫人做出了決定,其他人也無力反駁。

  曲夫人還直接擺手,讓其他人離開。

  男主人死亡的話,也本來就是女主人作主。

  己安曲夫人堅決,其他的曲家人也到底沒有鬧出什么大問題來,猶豫糾結著,卻終究還是離開了。

  葉崇瑛滿心的警惕在看到這一幕之后才松了口氣。

  目光又放回了尸體上。

  心臟的部位并不是很活躍,卻是很穩定的一鼓一鼓,“需要拿其他的蟲子來喂食嗎?看這個樣子,倒像是要自己沖出來了呢。”

  自覺小命有了相當保障,又是在自己祖先的命令下行動,葉崇瑛積極而興奮起來。

  “是可以沖出來,但就這么出來的話會營養不良,所以不進一步刺激它的話,它的本能就會讓它猶豫糾結。”

  莫蘭在一邊旁觀者清,卻是已經看出了問題所在。不過,她好奇另一點,“林姑娘,有沒有別的什么能喂養這只蟲子?”

  水馨嘆了口氣,看看曲夫人,“現在,曲司農的尸體,就是它的食物啊。”

  葉崇瑛這才懂了。

  原來是為了避免讓曲司農的尸體被蟲子啃食,過于殘缺么?

  但是……

  “那些豐家的蟲子也只是普通蟲子吧?”葉崇瑛的好奇心上來了,“文膽的尸體難道不是更加的?”

  到底曲夫人還在旁邊。

  應該是仗著身上有護符。

  在人家遺孀的身邊討論這個問題,說得太明顯了似乎確實不好。

  “并非如此,這些蟲子感覺上有蠱蟲的特性。而蠱蟲的共性就在于同類才是它們最好的養料。”莫蘭再次解答了葉崇瑛的問題。

  不同于水馨。

  水馨在沒有植物幫助的情況下,沒有感應到大儒的存在。

  無法強硬阻止他們的昆廷則一臉心累的不想說話,干脆搜索之前怪物的尸體去了,同樣沒察覺到頂頭上司的到來。

  莫蘭卻和另一個儒修云佩鈺一樣,從葉崇瑛和周焯云的態度變化上察覺到了一些問題這是一種多出了底氣導致的變化!兩個大儒嫡脈,他們的底氣能是什么呢?

  而她還要在人家的地盤上混日子呢。

  在莫蘭的解惑間,周焯云神速的使用法術加速跑回來了。

  他還帶回來了南云翮和豐氏兄妹。

  至于那幾個去豐宅幫忙的劍心?

  并不見人影。

  接下來也不需要水馨指揮了。莫蘭的兩個答案,其實就充分說明了“應該怎么做”。

  周焯云讓昆廷帶著搜不出任何東西來或者有什么重要的東西也在變異和戰斗的過程中破碎了的怪物尸體去刑部,再讓其他人也都遠遠的躲開。

  豐優儀從家里帶出來的隱匿文寶,將他們給籠罩了起來。

  而從豐家帶出來的,也并非是蟲子,而是結成了板狀的蟲卵之類的物體。

  那物體被放在了曲司農身體的旁邊不遠處。

  連照明珠之類的法器都完全不用了,眾人只借著浮月的光芒遠遠注視。

  果然,沒有多久,從曲司農的尸體胸膛處,就鉆出來一只有點兒像是螳螂,但并沒有刀足,拇指大小的蟲子。強健的后肢一個彈跳,就落在了蟲卵板結的物體上面。

  雖然那大抵是蟲卵,但上千顆的板結在一起,也差不多有兩個手掌大小了,倒是比蟲子要大不少。

  不管是文膽的能量,還是文膽的尸體,雖然給蟲子提供了最初的營養,但是毫無疑問,在尸體冷卻,能量也散佚到一定程度之后,被淬煉過的身體,這個階段的蟲子是難以下口的。

  所以才鼓了許久,卻依然“營養不良”。

  豐家帶過來的東西卻剛剛好,蟲子迅速的啃食起來。

  隱匿陣法里,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松了口氣。

  周焯云這才有了閑心,傳音問豐優儀,“你們家又是怎么回事?”

  “那位羅姑姑的兒子有修仙資質。”豐優儀說出了一個簡潔明了卻說服力十足的理由。

  水馨的腦袋還沒出問題,頓時奇怪,“之前不是有說那女子未嫁?”

  “……她替母親出門辦事的時候曾遭遇歹人,受了重傷,被送去外地休養了兩年。”豐優儀這時候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了。

  水馨了一下。

  不過,如果豐夫人是身邊人被買通的話……對豐家來說,這已經算得上是最好的結果了。

  眾人又把目光轉向了那只蟲子。

  蟲子已經快要將板狀物吃完了。而且,體型明顯比之前大了好幾圈,這會兒已經比手掌更長了。

  “如果沒有威脅,它吃完之后,只怕還是會把曲司農的尸體當作食物。我們要那時候出去。”周焯云繼續分析他這會兒的表現欲遠超之前,連水馨都感覺到了幾分不對。

  “林姑娘你確定它那時候會去找它的主人嗎?”

  水馨點了點頭,沒有繼續思索。

  但是,卻并沒有等到他們“出門驚蟲”。

  高菡的速度超快,或者說,暫時住在顏府的顏仲安的響應速度超快,就這么會兒功夫,顏仲安居然已經跟著高菡跑回來了。

  蟲子和它的食物依然很小。

  放在戰斗過后的空地上,因為地面的凹凸不平,依然很不顯眼。加上其他人又在隱匿陣法之中,沖過來一眼只看到尸體的高菡傻眼,“人呢?”

  說好的讓他找人過來進行下一步呢?

  顏仲安雖然還沒很弄明白到底發生么什么,本命靈劍已經是在鍛劍臺上一聲輕鳴。

  水馨看著他的劍意成型,看著他的劍意成長,還真是足夠了解他的劍意。

  “這里有什么糟糕的東西。”顏仲安先發現不對,“那只蟲子……和我之前見過的也不一樣……”

  嘀咕了一聲,本命靈劍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等下!”高菡立刻阻止,“應該不是讓你殺了那蟲子……”

  只是要殺蟲子的話,就用不著找他過來了。這里的誰不能殺?

  但顏仲安的出現,已經刺激到了蟲子。

  絕對的天敵關系不是說著玩的。

  講真,連水馨和它都稱不上天敵,顏仲安卻真的是。

  顏仲安被高菡一攔,那蟲子就又是一個彈跳,瞬間又跳回了曲司農的身體!隱匿陣法之中的眾人,根本阻止不及!

  高空的兩位大儒倒是來得及阻止的。但他們根本就沒這個想法。

  曲司農作為文膽中期居然被一個“偽金丹”瞬殺,才想要轉變國策的兩個大儒對此的心情可以參見臥龍山脈諸多知府被算計時道臺任仲的心情。

  那叫一個恨其不爭……

  這一次,被蟲子鉆入體內的曲司農,他那被割裂的上半身,猛然從地面上彈了起來!

  “啊!”隱匿陣法之內,曲夫人捂著嘴發出一聲驚叫。

  卻沒人顧得上她了。

  豐優儀迅速撤銷了陣法,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逃文膽啊!哪怕只有半個身體!能打嗎?

  還好,不管這曲司農的身體能不能打,那蟲子肯定是不想打的。要借助曲司農的身體只不過……

  曲司農的身體,忽然爆發出了文膽級別的氣息。

  之前被收攏的文力爆發,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向外城沖去!速度并沒有比文膽慢上太多!

  豐優儀迅速放出一片文舟,“我從父親那里拿的,周兄你來控制!”

  既然敵人逃了,那就肯定要追啊!

  豐優儀想想自己家里的慘狀,頓時咬牙切齒起來。

  周焯云自然也沒有話說,飛快的跳上了文舟。一塊上品靈石下去,能被靈石驅動的文舟迅速漲大!除了曲夫人之外的人都跳了進去。

  誰也顧不得多想,就是一個追。

  追了一會兒,才慢慢覺得不對……

  “幕后主使在城外?”

  “這是重點嗎?”夏曦扯著嘴角,“我們也跟著飛出城了!忒么的誰開的城禁?”
仙途遺禍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xiantuyihuo/,歡迎收藏
手機看仙途遺禍http://m.cndxh.com/xiantuyihuo/仙途遺禍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仙途遺禍》版權歸原作者小小沙丁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