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遺禍|1781 用途

推薦閱讀: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法醫狂妃
  移動的巨像們就算是沒有主動加入“內戰”或者沒有被卷進戰場,也顯然都在注意著那邊。而從他們的行動來看,顯然沒有具備法術能力的。

  但現在,出現在了水馨身邊不遠處的這一個,關注他們的那個女性巨像,卻是顯然顛覆了他們之前的認知!

  她通過空間穿梭的方式,出現在了水馨身側!

  水馨是肯定一直都有注意這個巨像的,但因為這行動實在是太出其不意,連水馨也是始料未及!

  不過,始終處于高度警惕狀態的水馨,反應速度卻也是超快。哪怕那巨像出現的時候,大腳就已經距離她的頭頂不到一米了。她的身形,卻也同樣是一個類似閃爍的動作,在那猛然踏地的腳下逃脫。

  就和之前閃躲晴淵的攻擊類似。閃開之后,她的臉色一下子蒼白不少,順帶就給嘴巴里塞了一顆丹藥。饒是如此,水馨依然將那個“殘骸”,夾在了腋下。

  她幾乎是瞬間猜到了這個巨像的身份。

  甚至不會是慕鶴然在先后進入這個空間的修士之中,組織中的人當然也會想要殺掉他。但按照秋霽他們的說法,這些修士全部都已經入魔。必然會受到他們本身存在的執念的影響。想也知道他們的執念,不會是殺掉天眷。

  所以……

  “徐扶觴。”水馨有些無語的飛在了這個女性巨像的附近,冷冷的道。她完全沒有遠離對方的打算。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如果巨像能直接傳送到她的身上,那么剛才她就不會有任何反應的余地。

  所以,只要足夠接近,水馨反而不用擔心對方的瞬移。

  當然,巨像的四肢的正常移動,就足以給人帶來足夠的壓迫感。水馨也剛剛吐出三個字來,就險些被揮動的手臂的掃中。

  雖然再次驚險的閃了開來,但在外人看來,絕對驚險萬分。

  事實上也確實是很驚險就是了。

  水馨在這個過程中嘗試性的踩了巨像的手臂一腳,就和最開始探索時試探出來的一樣,完全無法破壞,甚至很難借力。只要移動起來,慣性就實在是太大了。水馨稍稍有一點兒想要對抗的心思,剛剛付諸行動,就直接被反震的整條腿都麻了。

  這同樣是她難得嘗到的滋味。

  不過,水馨卻也沒把這樣的驚險放在心上。只要那種“極限閃避”不至于被迫使用多次,水馨對于些許的傷害還不放在心上。也就是對抗晴淵那短短的時間,造成的內傷,即使是經過了半天的時間,經過了大量丹藥的支持,也依然沒有真正恢復。

  她冷靜的將“揚眉”收回了鍛劍臺。

  雙手握住了槍形的殘骸。

  戰斗這種事,一竅通百竅通。水馨還不至于拿上別的武器會無法使用。何況,第一次的試探就讓水馨察覺到了這個巨像的弱點

  它們看起來已經相當靈活,但沒有哪個巨像的“操控者”,真正的掌握了巨像的身體。正常的活動還好,真要動真格的、要使力,就難免出現“失控”。勁力能放不能收。當然也有可能是巨像本身的設計就有問題?而且,這個巨像,似乎除了瞬移之外,也沒有辦法使用其他的法術。

  能放不能收,就意味著無法使用復雜的招式。在這方面,她頂多要擔心一下“拍巴掌”之類的。何況這些巨像的操控者,如果如他們所料,就和入魔的晴淵一樣,根本就還沒來得及積累什么近戰的經驗。所以,相對比之外,至少她的“槍法”肯定能超過對方的“掌法”、“腿法”!

  水馨對此有些想法,但目前當然沒空細想。只能靠戰斗直覺在戰斗中領悟了。

  她手執長槍,眨眼間就已經在巨像沉默的追擊之中,一邊閃躲,一邊試探性的攻擊了好幾次。

  不算意外,果然,“長槍”因為和巨像的材質相同的緣故,哪怕是拿在她的手上,和對方的堅硬程度也差不多。

  只不過,因為無法灌注劍元,無法受到劍元加持的緣故,同等材質的兩樣東西相互撞擊,結果必然是相互抵消損耗。

  水馨手上的長槍,和巨像的體積相比,差距太大了。

  撞在一起,完全就是蚍蜉撼大樹、不自量力的感覺。事實上也確實是耗不過。

  只能在巨像的追擊下不斷閃躲。

  也成了巨像內戰之外,最是“險象環生”的一部分小白好歹還沒被追擊的巨像追上呢。

  不過,秋霽、蘇羽卿等人雖然沒有立刻上去幫忙,卻也是知道“險象環生”只是“看起來”。事實上還沒有那么糟糕。水馨的試探,對他們也是很有意義的。

  恰好,巨像的內戰,導致兩巨像身上不斷有“殘屑”被剝落,在整個空間中到處亂飛。周氏兄弟也好,秋霽和蘇羽卿也罷,都已經多多少少入手了一些“殘屑”,開始適應了。

  也就是這些“殘屑”同樣無法灌注劍元和法力,神識只能進行最簡單的操縱,這才沒有立刻動手。

  蘇羽卿皺眉,傳音給秋霽,“你們看到了一個皮包骨一樣的尸體沒有?”

  “沒看到。”秋霽回答得干脆利落。

  蘇羽卿就明白,為什么水馨喊出了“徐扶觴”三個字,卻沒有引發另外巨像的攻擊了。那個晴淵最后執念控制的“皮包骨”居然沒有追到紫極仙坊來?

  但照理來說,對方不可能追空的啊!

  “算了。”蘇羽卿將手中的殘屑扔掉,取出了自己的法寶玉簫。這玉簫還不是他的本命法器,但也有這個趨勢了。

  本來,他的戰斗方式也不是拿著飛劍去砍人。

  蘇羽卿吹起玉簫,卻沒有引來其他巨像的攻擊,因此在很短的時間里,就已經做完了試驗他先在空間里制造了一片雷雨,完全沒去考慮展西杰的情況了。然而很可惜的是,那些雷電并不能透過巨像的外皮,攻擊到控制巨像的人。

  然后他開始嘗試用情緒渲染。

  然而這對已經等同于走上極情道的入魔者來說,顯然也沒有什么效果,直接就被當做背景音了。

  當然了,后者不能說完全無用。

  如果蘇羽卿能摸準其中某些人的執念,完全可以通過助長對方執念的方式來提高對方的戰斗力些許水滴無法滅燎原之火,但火上澆油永遠都能有很好的效果。

  但巨像戰成一團,蘇羽卿這會兒唯一能分辨的對象是被水馨認出來的徐扶觴。也知道徐扶觴的殘魂必然對水馨深為惱恨他總不能去加強徐扶觴的實力讓她更高效的追殺水馨吧?

  而且,要是找到了展西杰,難道能特意去提升展西杰的戰斗力?那不是讓展西杰走極情道入魔么?

  “有什么辦法能把慕澤騰找出來嗎?”蘇羽卿稍微衡量了一下前后,喃喃自語。

  他覺得慕澤騰應該在那幾個躲避戰場的巨像之中。雖然他無法理解還有身體的慕澤騰、展西杰和巨像之間到底是怎么結合在一起的。但就算是設下那樣的前提,不管因由,他也依然無法在其中將慕澤騰找出來。

  “找慕澤騰,為什么?”秋霽傳音問。

  對哦,他們是同門,彼此之間或者更“熟悉”。

  “破局。”蘇羽卿也傳音,“慕澤騰被慕氏放棄,慕氏隱藏了一個資質更強的‘天驕’。”

  是這樣嗎?

  秋霽“嘖”了一聲,“我本來有個法子,但他們要真是在巨像里……”

  能不能起到作用很難說啊!

  “什么法子?”

  “追尋血脈。”秋霽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我留了慕鶴然的一些血。”

  問題是,你又不是慕氏……為什么能使用追尋慕氏血脈的法術?這個,不是被認為是魔門法門的么?

  蘇羽卿有些震驚,但非常時刻不論手段。

  他正想開口示意,恰好遠離了主戰場的的小白的背上,書山印的分印,忽然光芒大放!而書山印分印的光芒,勾勒出了一顆有著巨大樹冠,但外表算得上平平無奇的靈茶樹!

  這株靈茶樹并不高,并沒有突破這個空間的穹頂。但是它的樹冠,卻硬生生的鋪滿了幾乎整個“天空!”

  而且,隨著這株大樹的出現,拿著書山印分印……不對“被拿著書山印分印”的安元辰,就仿佛樹根一般被釘在了原地。還在逃跑的小白,反應不及的躥出了老大一截才停下,感覺到背上空了,嚇得“嗷”的一聲喊,幾乎破音。

  連忙扭頭躥回去,眼中露出了悲壯的表情,以為要和追擊的巨像硬拼了。

  誰知道……

  一直追著他們不放的那個巨像,居然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正是硬生生的。

  正如水馨看到的,這種巨像的力量“能放不能收”。這巨像腿長速度快,要不是轉彎不夠靈敏,小白只怕早就被追上了。而轉彎不夠靈敏,就是慣性太大的原因。

  現在,為了避免撞上樹干的虛影應該是這樣這巨像居然在邁出腳的時候,猛然跺地。硬生生往地面插進去了半只腿。這地面也沒那么脆弱,在開裂的同時,也就將這巨像直接絆倒了。巨像五體投地,腿看起來都折斷了。腦袋依然落在了樹干的虛影范圍之內。

  然后,它完全沒有要爬起來的跡象。倒像是一下子變成了死物。

  要不是在樹冠的籠罩下,其他的巨像依然打得生龍活虎,完全沒有受到虛影影響的意思,小白真要以為這個巨像已經“死”了。

  可眼前這個局面也叫它不解。

  它飛回了安元辰的身邊,意識到抓著書山印分印的安元辰,其實是靠著書山印分印的力量才站在了半空中。虛影確實是虛影,不但沒有實體,而且,作為水馨的契約靈獸,小白能感應到,這個虛影和水馨投影出來的混沌靈木虛影,到底是有區別的。少了幾分……靈性?

  總之,在小白的概念里,它覺得真正由水馨投影出來的混沌靈木虛影,更“活”。

  不過,小白當然也記得,當初水馨和林楓言兩人跑去參加林氏宴會的時候,萬年合歡花就制造了混沌靈木的虛影,偽裝了“林誠歡筑基”的假象。

  在哪怕是大儒的其他人感應之中,這個混沌靈木的投影,都和水馨主動展現的,不會有任何區別。

  現在……

  這樣的混沌靈木投影,能讓那些巨像不敢靠近嗎?

  當然還有別的功能。

  小白疑惑的時候,有個人比他更加疑惑。被這番異象打斷了商談的秋霽的手上,已經顯得相當華貴的法寶趕山鞭,亮起了幽幽的光芒。

  “誒誒?”秋霽本來就拿著慕鶴然的血,就放在腰帶的位置。

  畢竟之前就是拿著血脈法術追蹤的。

  這會兒,隨著趕山鞭亮起光芒,剩下的那點血,主動從一個玉瓶中飛射而出,投入了趕山鞭的光芒之中。

  趕山鞭的鞭子上,一道虛無的鞭影迅速蔓延,眨眼間,就變成了兩支長有百丈的鞭影,虛虛的卷在了遠方最開始動手的兩個巨像身上那被砸塌了腦袋的巨像,和主動迎擊它的貓類巨像!

  這兩個巨像,如今正肉搏得不亦樂乎。

  被趕山鞭的鞭影一卷,卻是幾乎同時的停滯了一下,仿佛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束縛!盡管在數秒之后,它們又同時掙脫了束縛,再次纏斗起來。

  可這短暫的停滯,卻是水馨之前都沒有做到的事情!

  別說蘇羽卿了,秋霽自己都是一臉震驚。

  確實,“血脈追蹤”是趕山鞭自帶的能力。但趕山鞭使用任何法術,也都需要消耗他的神識和法力。他自認自己是不可能控制趕山鞭,短時間內控制那樣的兩個巨像的。

  現在……趕山鞭就依靠著這片天地的濃郁靈氣,自己做到了這樣的事!

  “嗯?”也就是在同時,被水馨和周永墨拿在手上的“殘骸”水馨手上的,已經是后來周永墨遠遠扔給她的同時也有光芒綻放。

  隨之而來的,是青鸞的輕鳴,黑水的縈繞!

  就在這一刻,他們手上形狀并不標準的“巨像殘屑”,完美的容納了他們的劍意和劍元!
仙途遺禍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xiantuyihuo/,歡迎收藏
手機看仙途遺禍http://m.cndxh.com/xiantuyihuo/仙途遺禍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仙途遺禍》版權歸原作者小小沙丁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