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荒野直播|第四百九十二章 蛻變

推薦閱讀:圣墟(圣虛)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煉巔峰修羅武神
  (唉……不是我不想雙更,這兩天我每天都是一口氣寫完一大章,然后回過頭來找找,看有沒有能斷章的地方,結果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就只好原封不動的發出來了。這讓小黑不由自主的有些感嘆,習慣真是一種強大的力量,自己被習慣戰勝了呢,誒嘿嘿~)

  ……………恬不知恥的分割線……………

  用非常虛弱的聲音,將自己在幻境之中的經歷講給凌默聽之后,零號就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被瘟疫之源狄瑞吉的力量侵蝕了一下,造成的后果,遠比零號一開始想象的大得多。

  待到靈魂回歸體內之后,零號才感覺到了一陣爆炸性的頭痛,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的腦子里面多了一個滾筒洗衣機,將自己的腦漿子扔在里面和碧浪一起攪一樣,不管掙不掙眼睛,都感覺到所有的東西都在旋轉,視界中原本清晰立體的景物被切割成一個個氣泡,顯示出各種放大縮小失真等光怪陸離來。

  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罷了,更煩人的是,身體各處都發來了強烈的警報,沒有任何一處不感覺到虛弱,但卻對外界來的食物、能量產生了極強的排斥反應,別說吃東西了,哪怕僅僅是呼吸了一口空氣,都覺得煩悶欲嘔,恨不得把膽汁都吐出來!零號用盡平生最強的毅力,才克制住自己將剛才吃下去的蟹肉吐出去的沖動,捂著自己的嘴巴,蜷縮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著。

  盡管她如此痛苦,但很遺憾,在場的幾個人都不是牧師,對這種情況沒有絲毫的辦法。

  庫巴姬看得臉色有些發白,心有戚戚然的說道:

  “僅僅是在幻境之中,被對方的力量衍生品碰了一下,貞德圣女殿下這種七級巔峰的生物就痛苦成了這個樣子,我真的難以想象,那個瘟疫之源狄瑞吉的本體,到底強大到了什么地步!

  原本我還以為那只渣男貓說得話有夸張的成分,僅僅是因為【惡毒的王后】夢到了狄瑞吉,產生了一個幻影,就逼得童話鎮舉族遷徙,也太不可思議了。現在看來,那只貓好像還把狄瑞吉的力量說低了、說矮了!”

  妮婭沒好氣的接道:“對方可是區域之主的力量核心,不強大還有天理嗎?而且從狄瑞吉的力量屬性來看,在已知的這九大區域之主中,狄瑞吉的力量排名起碼能在前五,比安徒恩還要強大!

  被這種存在的力量碰了一下,零號能活著回來就很不錯了,焉能再去奢求沒有任何后遺癥?

  不過,從這件事情里面,也能看出隊長的判斷是正確的,接觸了狄瑞吉的力量卻沒有死,甚至沒有受到根本性的傷害,這說明零號的毒系火焰力量,確實和狄瑞吉的相性非常的契合!運作的好,加上足夠好運的話,她繼承狄瑞吉的力量,還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如果讓我樂觀估計一下的話,我覺得起碼有兩成成功的概率!”

  庫巴姬有些咋(ze,二聲)舌:“兩成那不是玩命嗎?”

  “區域之主啊……”

  少女形態的康娜眼中滿是憧憬,聽到庫巴姬有些畏縮的話,她大為不滿,直接嗆聲道:

  “兩成的可能性還不夠高嗎?這可是成為區域之主的機會!如果這種機會落在我們龍族頭上,就算全族都死光,我們也會全力去爭取的!

  雖然我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但聽長輩們講過,當年為了幫耐薩里奧大人爭取晉升八級的機會,我們龍族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但沒有任何一個族人覺得不值!

  即便是現在耐薩里奧大人已經死了,被守望者大人殺掉了,我們也沒有任何后悔!你們不懂一個八級存在,在深淵戰場上的重要性!已經戰死的小林和托爾,我的那兩個好姐姐曾經告訴過我,如果一個種族沒有八級存在帶隊,上了深淵戰場,立刻就是全族覆滅的下場!”

  “我現在不想和你討論深淵戰場的事情。金色要塞就在那里,根據那個鐵疙瘩發布的公告,再有不到一月的時間,下一次深淵戰役就開始了。等我處理完腐爛之地里的事情,就會趕往熔火之城,提前為深淵戰役做好準備,到時候所有的真相都會大白。”

  凌默簡單的回了康娜一句之后,沉默了一下,對仍處于痛苦之中的零號說道:

  “我現在覺得……咱們還是放棄吧?

  事情還沒開始,就已經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在我最初的預計當中,瘟疫之源此時根本不應該具備如此清晰的自我意識,它應該是……嗯,就像一團混沌的、未知的物質,只是存在在那里。如果你不接近、不對它做什么,就不會收到任何反饋,如同一些懶惰的舊日支配者一般。

  但現在情況有變,瘟疫之源不但不是混沌狀態,反而已經化形為一只巨獸,還自稱已經存在了好多萬年!這種情況下,你所要冒的風險,比之前計劃中的風險大十倍百倍!我并沒有妮婭那么樂觀,在我的預計中,你有5%的可能性會成功,就算狄瑞吉非常的看好你、喜歡你,加上這種主觀因素,你成功的可能性也不超過一成!”

  默默的聽完凌默的講述,零號抱著自己的頭,顫巍巍的從地上坐起來,雖然表情還是那么齜牙咧嘴,那么痛苦不堪,但問出的話語里面,卻意外的非常平靜:

  “爸爸,什么可能性多少、風險多少這種事情,就不必再給我講了,我現在就想知道一件事情狄瑞吉自稱‘無序者秩序之敵’,說它的力量能對金色要塞形成克制,這是真的嗎?

  我記得爸爸曾經說過,金色要塞的力量是打亂物體固有的‘順序’,而狄瑞吉的力量聽起來也是這么回事,總感覺它倆的能力差不多,真的存在狄瑞吉口中的克制嗎?”

  “你這樣想,說明你對它倆能力的理解錯了。”

  凌默搖了搖頭,然后解釋道:“金色要塞的能力本質是‘排序’,比如原本順序是12345,那么金色要塞是把它們變成53124或者其他,無論怎么排,這些東西終歸是有一個順序在里面,終究還是規整的一行數字。金色要塞做得,只是從這些順序中,找到那個最有利于自己的選擇罷了;

  而狄瑞吉的力量則是‘無序’,被它的力量侵蝕過之后,順序就不再存在了,12345就不再是規整的一行,5有可能疊在4上面,1有可能插在3中間什么的,順序這個概念,在狄瑞吉的領域里面直接失效了。”

  “聽起來好復雜……”零號盡可能的不去理會自己體內的疼痛,思考之后問道:“可狄瑞吉的力量聽起來并不強啊?既然沒有順序,那么混亂,它自己也就不可能選擇一個有利于自己的環境,這又有什么意義呢?”

  “哈?狄瑞吉的力量還不夠強?但從傷害、毀滅這個概念上講,狄瑞吉的力量屬性,比金色要塞的力量還要強好不好?全大陸已知范圍之內,除了蒼穹之影的‘倒果為因’能力以外,我根本就想不出誰在毀滅這一道上比狄瑞吉更在行了!”

  凌默一臉‘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向零號,考慮到對方此時體內疼痛非常劇烈,因此思維比較遲鈍,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所以他并沒有說什么難聽的話,而是耐心的解釋道:

  “在現實中,失去了‘順序’之后,別管是物體還是生物,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直接崩潰!即便是退一萬步,敵人身體足夠強大,并沒有崩潰,但為了抵抗這種‘無序’的環境,他也勢必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而狄瑞吉的本體就是無序的,它在無序環境中不需要任何消耗,戰斗時會占多大優勢還用多說?

  而且我相信,狄瑞吉的‘無序’能力肯定也是分級的,普通級的無序之力連你都能承受,而以它區域之主級的能量儲備,如果全力展開,估計金色要塞、安徒恩之流都吃不消,必須避其鋒芒才行!因為從本質上講,狄瑞吉的力量本質就是毀滅!失去了任何創造可能性,換來的就是戰斗力的大幅提升!

  我很早以前聽孟婆說過,有些東西,它們的‘存在’就是一種罪惡,是對其他生物乃至整個世界的原罪!所以,狄瑞吉在八級的圈子里,私底下被叫做‘流有骯臟之血者’也并不全都是侮辱,只是在就事論事罷了。”

  聽起來狄瑞吉大人……好可憐啊。

  如果它說的全是真話,那么一個生命,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從未做過一件惡事,卻只是因為自己的‘存在’,就被其他生命所厭惡、排斥,稱呼為‘瘟疫’‘災禍’‘骯臟之血’,該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突然的,零號掠過了這么一個想法,她并沒有說出來,只是不知怎么的,狄瑞吉那無比落寞的話語,反復在她的腦海里回蕩:

  你有空的話,請多來陪我聊聊天吧。

  將那些奇怪念頭甩出自己的腦海,零號問道:

  “我大概聽明白爸爸的意思了,就是說狄瑞吉如果和金色要塞打起來,那么金色要塞的秩序之力就失效了,它倆就只能在無序的環境之中,憑著蠻力一決勝負了對不對?然后,即使狄瑞吉的攻擊手段非常的單一,沒有金色要塞那么花團錦簇,但由于它的消耗比較少,還是有可能耗贏金色要塞;就算最后打不贏,起碼也能給對方以重創對不?”

  “沒錯,推演一下就是這種情況。而且打起消耗戰,狄瑞吉還有一個巨大的隱性優勢。”凌默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

  “對常規生物而言,‘身體進入無序狀態’就意味著死亡;而對狄瑞吉來說,它的本體就是‘無序’的,導致它的死亡條件就變得非常難以界定,因此更加難以被‘消滅’!

  我個人推測,狄瑞吉的死亡條件應該非常的苛刻:

  最大的可能性,是狄瑞吉的‘無序’也是有上限的!既然它能夠和你進行理性的交流,說明它的體內,也是存在一定程度的‘秩序’的;將它打得足夠碎、足夠混亂,打成一坨誰也認不出來的馬賽克,它就無法維持自己的形體,進而自我崩潰死亡了。”

  “所以,狄瑞吉的力量,確實是一定程度上克制金色要塞的,這就足夠了。”

  零號最后總結了一下凌默的意思,她的臉上露出一種扭曲的微笑,見凌默看了過來,她再次重復了一遍:

  “爸爸,這就足夠了,我想要試一試,能不能成功繼承狄瑞吉的力量。別說足足有一成成功的概率,哪怕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我也要把這條命賭上去!”

  零號原本有些茫然的眼神,在說過這句話之后,就徹底被堅定所取代,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無比銳利!

  “因為差距太大了,原來我從未想過,自己還有能親手向金色要塞報仇的那一天,于是我便欺騙自己,說我的目標是想讓教派繼續傳承下去;但現在機會擺在我的面前,我才終于看清楚了自己的內心!復仇才是我能茍活到現在最大的動力,只要能夠復仇,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

  默默的看著零號身上的巨大變化,凌默苦笑一聲:“雖然我也沒什么資格說你,但是……不得不感慨,仇恨真的是人這種生物最雋永、最深刻的情感,這或許就是人和其他魔獸最大的不同之處吧。”

  零號微笑:“為復仇活著,這感覺很好。唯一感覺有些對不起的就是爸爸你,畢竟我這第二條命,是源自爸爸你的血,某種意義上講是你給的,卻被我擅自這么使用……”

  “這倒無所謂,給了你的,就是你的,別說我這種冒牌父母,哪怕是傳統意義上的親生父母,也無權決定自己孩子的生命怎么使用。”

  凌默搖頭,示意零號不要有這方面的心理包袱:“關鍵是你自己覺得這樣用很值,就足夠了。我能做的,也不過是讓你避免無意義的浪……氣息遮蔽!開!”

  凌默說著說著,忽然將氣息遮蔽技能打開,將在場的所有人籠罩了進去!眾人一臉懵逼,但還是立刻噤聲,一邊四下打量,一邊謹慎的朝凌默身邊靠去。很快,順著凌默的視線,他們就看到從山坡后面,走上來了兩只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的精壯小豬!

  它們穿著苦力服,一前一后扛著一副花式繁奢的步輦,因為實在沉重的緣故,這兩只小豬脖子、額頭上根根青筋暴起,讓人擔心下一刻就會砰地一聲爆開!

  步輦上面,一只肥頭大耳、帶著墨鏡、西裝革履的肥豬斜躺在上面,神態悠然寫意。它渾身充滿了一種暴發戶的氣息,光是一條前蹄上,就帶著三個金鐲子,脖子上的金項鏈,更是足足有兒臂那么粗!

  走在前面的小豬抹了抹滿臉的油汗,罵道:“娘希匹的!老二,浣熊市是哪個煞筆規劃的?過去‘浣熊市歡迎你’的牌子那么久,老子腳后跟快打后腦勺了,還沒看見一個建筑!”

  走在后面的小豬也累得要死,會罵道:“娘希匹!老大,上次有這種經歷,還是在一個叫北平的城市!咱們從六環進北平到市中心,路途長的咱哥倆懷疑豬生!老子到現在都特么覺得,那群查那人把‘北平歡迎你’的牌子放在了河北!”

  聽到這兩只小豬對罵,躺在步輦上的肥豬直起了身子,點上一根雪茄,深吸了一口,吐出個8字形的煙圈,慢吞吞的說道:

  “老大老二你們思想境界太低了,我老三不得不教育教育你們:

  凡是都要往好處想么!那么大片地都屬于浣熊市,一個住的人都沒有,等咱們和浣熊市的頭兒談妥了,在這浣熊市里搞扶(開)貧(發)項目的時候,不就連拆遷費、安置費、打手費、喪葬費都不用出了么?少了這么大一筆支出,活該咱們‘茅草、木板與石頭房地產有限公司’賺大錢啊!哈哈哈哈哈!”
異世荒野直播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yishihuangyezhibo/,歡迎收藏
手機看異世荒野直播http://m.cndxh.com/yishihuangyezhibo/異世荒野直播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異世荒野直播》版權歸原作者黑潮3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