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六十九章 商定

推薦閱讀:重生1988:軍少,我不嫁!立地封神修羅武神太古龍象訣道君極品小漁夫封靈路帶著農場混異界帝霸至尊劍皇
  尤山重教訓自己的兒子,而那邊的張曉華呢?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好過,雖然說不是滿臉桃花開,但貌似也是見識到了什么叫做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商科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所謂的表象,但也就是這樣了,沒有什么特別的。

  “商處長有事情?”坐在那里的張春山呢?神態很是自然,貌似并沒有太多的擔心,但這個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能夠說清楚了!

  商科點點頭,“主任要一個準確的時間!”說話的口氣呢?也是相當的不客氣,張春山臉上面的表情呢?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變化,就是坐在那里聽著,一直等商科說完了之后,這才點點頭,但也就是這樣了而已,商科也沒有任何要說話的意思。

  氣氛略顯有那么一些尷尬,張曉華也是站在了那里,神色未定的樣子。

  等了好一段的時間,張春山這才重新的開口說到,“這么的說來,是一定要動手了?沒有什么可以商量的余地了?”

  “有問題的話,絕不姑息!”商科的這個回答呢?略顯有那么一些狠辣!

  張春山也是點點頭,表示知曉了,商科并沒有立刻的就站起來,而是繼續的說到,“張部長,張曉華在情治部門的工作呢?可能有些許的問題,但究竟有多大的牽扯,這個問題呢?現在這個時候恐怕沒有誰能夠說的清楚!”

  一直等這個話說完了之后,商科這才重新的站了起來,然后徑直的離去,張春山也沒有要相送的意思,就這么的注視的看著商科離開,隨即張曉華也是把門給關上了!

  “爸,這個是故意的針對我!”

  張春山并沒有立刻的說話,而是看著自己的兒子,“當年把你送到情治部門呢?很大方面的考慮就是用情治部門的身份呢?給你加一層保護,如果說真的要是對你動手的話,勢必要考慮一二,畢竟你還過于的年輕了!明白我說的是什么意思嗎?”

  “明白!”張曉華呢?倒也比較的機靈,“我們跟王家有著相當的矛盾,但我身上面有情治部門的這個身份,其他人呢?就不管胡亂的伸手!但這一次很顯然就是丁羽故意的針對咱們家,這個不是明擺著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腦袋上面嗎?”

  “把屎盆子扣在你的腦袋上面?”張春山也是一笑,笑的多少有那么一些不屑,“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同時也過于的小覷丁羽了,你以為我來這里是為了什么?”

  “爸,我不明白你說這個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們三個人呢?只不過是被扔出來的三塊肉而已!或者說你們就是誘餌而已,你們三個人當中呢?最為可能的人是誰,絕對不會是你或者是尤明,而是商科!”

  啊?張曉華也是真的不明白了,這個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他們竟然只是被扔出來的三塊肉,而三個人當中最為令人懷疑的人竟然是商科?但問題是現在商科竟然調查自己和尤明兩個人,感覺這個劇情有那么一些過于的反復了!

  “商處是我們這邊的老人,以前的時候呢?也就是相互的打一個照面,對于他的具體情況恐怕沒有多少人能夠說的清楚,這個在情治部門里面是非常正常的情況!”

  張春山搖搖頭,“最難對付的人并不是他,他只不過是被丁羽給強行的推出來而已,最不好對付的人呢?還是丁羽這個家伙!”說完了之后,張春山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兩個人的年紀也是相差無幾來著,看看人家的兒子,再看看自己的兒子,感覺差距有些大呀!

  “爸,那我現在應該怎么辦?”

  本來就已經對這個兒子有那么一些不滿了,聽到他這么的說,張春山也是有那么一些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真的是付不起的阿斗呀!現在這個時候還問自己這個問題,讓自己說點什么是好呢?難道先前的提示還不夠多嗎?

  但不管怎么說呢?都是自己的兒子呀!張春山也是揉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找丁羽談談吧!還有你把所有的事情呢?都記錄下來吧!是對還是錯的呢?都是無所謂的,不能夠有任何的藏匿,關系到你的小命!自己想明白一點!”

  “不能吧!丁羽真的敢拿我開刀!”

  話剛剛的說完,張春山也是站起來又是兩記大耳光,自己也是真的氣不過了,“蠢貨,愚蠢至極,丁羽對你動手,你覺得你是誰?丁羽犯得著因為你而大動干戈?你的小命掌控在他的手里面,并不意味著他就需要動刀子,他如果動刀子的話,咱們全家就那么地了!這個才是我和尤部長兩個人這一次來這里的目的,明白嗎?”

  這番話呢?張春山也是迫于無奈才這么的說,丁羽如果說真的想要動手,絕對不會是張曉華和尤明這樣的小雜魚,沒有任何意義,如果說丁羽動手的話,那么就會直指背后的尤家和張家,為了不發生這樣的事情,尤山重和張春山兩個人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

  兒子究竟有沒有問題呢?張春山和尤山重根本就不清楚,雖然說是自己的親兒子,但并不代表著所有的事情他們都清楚。還有就是當初的時候把他們給安置在情治部門,就是希望有一個所謂的保護,并沒有指望著讓他們摻和進去。

  兩個人太過于的年輕了,而情治部門呢?留下來的人呢?都是人精、人尖子,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也就是背靠家里面的勢力,但真的要是論及起來的話,隨便從情治部門拎出來一個人,都可以讓他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張春山看來,事情已經解釋的差不多了,剩下來的事情呢?就是讓自己的兒子反省了,至于自己嗎?現在這個時候還是需要去見一下丁羽,這個才是目前這個時候最為重要的事情!自己還真的就不清楚,現在的丁羽究竟是什么樣子的想法!

  要知道彼此之間還是有著相當的隔閡,張春山也很是清楚,現在去見丁羽,對于自己來說呢?有那么一些屈辱,但是奈何形勢比人強,所以現在也就只能是硬著自己的頭皮往上沖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辦法!

  對于張春山的來訪,丁羽并沒有表現的很是意外,同時丁羽也沒有表現的過于冷淡,在丁羽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之后,兩個人也是分別的落座。“丁主任!”

  丁羽對于這個稱呼并不是非常的感冒,“叫我丁羽就可以了!”這個話呢?也是透露出來一種態度,既然都已經來了,那么就不需要表現的那么客套,沒有這個必要的!有些事情呢?開門見上的來說就好!

  “如此的看來,丁主任對于這個事情已經是手到擒來了!”

  兩家之間的關系呢?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和悅,而且丁羽和張春山呢?貌似也是當初事情的當事者,現在彼此坐在了一起,貌似也是多年以后的重逢,說起來還是有那么一些戲劇性的!

  丁羽注視的看著張春山的眼睛,“張部長的意思是要告誡我,這件事情要周緣的來處理,是嗎?如果說處理不好的話,不僅僅是張曉華和尤明,甚至于我也會被牽連其中!”

  “丁主任果然聰慧過人!名不虛傳!”對于丁羽第一時間就能夠領悟過來,張春山呢?也是感覺有那么一些戚戚然,這個家伙呢?看著年輕,但絕對比那些所謂的老狐貍還要更加的難以對付,還有就是這個家伙對于這件事情呢?還真的就是讓自己心里面沒底!

  換成是自己的話,現在這個時候會放棄針對張家嗎?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但問題是自己現在已經跟丁羽見了兩面了,但是從談話當中呢?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這個也是讓張春山感覺心里面沒底。

  丁羽現在沒有表露這個方面的意圖,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呢?就是他并沒有把張家給放在眼里面,這樣的事情對于他來說,并不算是什么事情,再一種呢?就是丁羽所圖甚大,他甚至于想要把整個張家呢?都給裝在這個事情當中了!

  “張部長太謙虛了!”丁羽還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從實際的情況來說,我就是帶著兩個孩子出來見識見識,國內呢?地大物博、人杰地靈的,不要局限自己!”

  對于丁羽的這番話呢?張青山還真的就聽明白了,并不是說丁羽要主動的來處理這件事情,而是有人找到了丁羽,而且還是丁羽所沒有辦法拒絕的,所以這件事情來找丁羽求情呢?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讓丁羽都沒有辦法拒絕的人,張青山也是感覺自己的心有那么一些哆嗦了起來,要知道在國內這一畝三分地上面呢?能夠讓丁羽都沒有辦法拒絕的人呢?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多。

  連王老和蘇老他們兩位呢?丁羽都未見得會給這個面子,就更別提其他什么人了,對于張青山來說,這個話的意思真的是再清楚不過了,對于這件事情呢?丁羽是沒有太多的選擇權,現在的問題就是張家和尤家要如何的來選擇!

  這個并不是政治上面的選擇,跟這一點不發生任何的關系,如果說張家和尤家能夠證明本身沒有任何的問題和狀況,那么一切都好說,如果說不能夠證明這一點,那么問題就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了!

  這一次情治部門貌似真的要動手了,這樣的核心單位出現了問題和狀況,是不容小覷的,所以這個屠刀舉起來的時候,究竟會砍想誰?真的不太好說呀!雖然張家和尤家呢?有著相當的底蘊,但是現在丁羽擋在面前了,反正有人扛黑鍋。

  “曉華和尤明兩個孩子畢竟的年輕,沒有太多的經驗!”

  “張部長,年輕就意味著有犯錯的資本,這個話呢?不適用于所有的時候和地方。”隨即丁羽的話鋒也是突然的一轉,“張叔叔,我多嘴的問一句,當年的時候呢?你是當事人之一,我也是當事人之一,當時的時候就算是殺了,貌似也沒有太多的問題!”

  被突然的問及到了這個問題,張青山的臉色也是突變,甚至有一種要站起來轉身離去的沖動,不過很快的張青山也是平靜了下來,“丁主任,從王老和蘇老的目前的位置來說,把張家給摁下去,貌似也就是動動嘴皮子而已!甚至都不需要丁主任出手!”

  “呵呵,張部長這個話意有所指!”丁羽也是不為所動的笑了笑,“我對張家沒有太多的興趣,當年究竟是怎么樣的情況,不是我能夠分辨清楚的,我是當事人,但是在當時的情況來看,未見得比一張紙有用多少!直白的一些來說,我就是一塊被放置在那里的籌碼而已,只不過這個籌碼是一個活人罷了!”

  “當年的事情大家呢?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彼此之間的爭斗呢?也是日趨激烈化,有些人呢?是真的為了國家考慮,有些人就是渾水摸魚,事情發生了之后大家才開始認識到了其中的一些問題和狀況,雖然為時已晚,但還是挽回了相當的損失!”

  “我對那個時代的記憶呢?并不是非常的深刻,甚至于沒有自己太多的理解,所以并沒有什么發言權。轉過頭來說張曉華和尤明他們三個人的事情,他們可能沒有摻和其中,但是出賣國家利益這樣的事情,誰都責無旁貸!”

  “一晚上的時間不夠!”張春山也是提及了自己的條件和要求。

  “這兩天的兩個孩子對于這里的美食還是比較的有興趣,所以我會多停留兩天的時間。其實這件事情呢?兩個方向,張曉華和尤明他們呢?就是被拋出來的誘餌,這一點我想張部長呢?同樣也是清楚!”丁羽意有所指的說到。

  “我這邊會有一個交代的,如果說曉華真的犯了錯誤,我這個當父親的絕對不姑息!”

  “好!”丁羽也是點點頭,既然這位張部長已經給自己一個保證了,那么自己也不能夠不松口,這個是相互的!“如果他們沒有牽扯太深的話,我給他們一個活命的機會!”

  能夠說到這個程度,說明丁羽已經很給面子了,當然了這個話里面呢?還有另外一層的意思,如果說張曉華他們真的摻和其中的話,到時候就不是面子的事情了,張曉華呢?就不要想了,不會有任何的機會!

  張青山站起來的時候,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丁羽倒是沒有拒絕的意思,兩個人的手緊緊的握了一下,事情都已經說的很是明白了,彼此之間呢?還是有隔閡存在的,所以也不存在什么感情上面的聯絡!

  而張青山出去了不長的時間,尤山重也是緊跟著而來,在外面的時候就碰到了張青山,彼此之間并沒有太多的言語,也就是用眼神相互的打了一個招呼,張青山的表情略顯有那么一些嚴肅,這個也是讓尤山重呢?感覺心里面有那么一些忐忑!

  “丁主任!”

  丁羽點點頭,“我剛剛的跟張部長見了一面,聊得不多,如果說張曉華和尤明他們沒有問題的話,放他們一條上路可以,如果查出來其中有任何的包庇或者是藏匿,絕不姑息!”

  也沒有讓尤山重繼續的說話,丁羽也是接著的說到,“尤部長可能知道,我跟張部長的家里面有些許的矛盾,但我個人對于這個呢?沒有太多的興趣,那個是老一輩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更何況也輪不到我來操心!”

  對于丁羽突然表露出來的這個態度呢?尤山重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拿捏不準,這個究竟是什么意思?丁羽已經跟張青山達成了什么協議不成?不過看這個意思,好像又有那么一些不太像!又或者說丁羽真的能夠放下來這個恩怨?

  仔細的想來,一直以來,丁羽好像還真的就沒有動張家的意思,甚至于王老和蘇老他們兩位呢?也沒有針對張家的意思,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自己想不清楚,但是現在都已經送到了丁羽的手里面,依舊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這個還真的就是值得去考慮的問題呀!尤山重一時之間有那么一些想不明白,但是丁羽卻沒有要跟他解釋的意思,犯不上!自己只需要知道他的想法,同時讓他明白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了,事情就是這么的簡單!

  只不過尤山重呢?好像有那么一些誤會了,不過丁羽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解答義務,你怎么想那個是你的事情,跟我又沒有太多的關系,我只要做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而沒有得到解釋的尤山重呢?自然不會太高興了,但是從丁羽的房間出來的時候,尤山重也是停下來了自己的腳步,自己先前的時候好像忽略了一些東西。

  丁羽的年紀誠然不大,但是這個家伙呢?還真的就不是食言而肥的角色,他既然說了這個話呢?就基本上有保證,拿到這個小家伙的胸懷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嗎?(未完待續。)
重生之蒼莽人生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zhongshengzhicangmangrensheng/,歡迎收藏
手機看重生之蒼莽人生http://m.cndxh.com/zhongshengzhicangmangrensheng/重生之蒼莽人生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重生之蒼莽人生》版權歸原作者velver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