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之花|第27章 (預謀出軌)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諸界末日在線全職法師無敵升級王帝霸武破九荒大道朝天美漫喪鐘帶著農場混異界驃騎大將軍
凌晨,趙香儂敲響了宋玉澤房間的門。

  站在宋玉澤的房間外,趙香儂拖著一雙被凍僵的腿,手里拿著從超市買到半打啤酒。

  在還沒有上那個更像是鐵架的樓梯之前趙香儂喝了小半瓶的啤酒,就借著啤酒的沖力一鼓作氣爬上了通往宋玉澤家的樓梯。

  上下牙齒因為寒冷不聽使喚的瞌打著,閉上眼睛,顫抖的手按下了宋玉澤家的門鈴,一次怕宋玉澤聽不見,兩次三次四次的按下去。

  快開門,宋玉澤!

  仿佛過去了一個世紀那么久遠,終于,那扇門開了。

  緩緩開啟的門帶出了讓趙香儂總是會想念的燈光,屋子不需要多大,燈光不需要多么的輝煌,只要可以獲得打從心里暖和起來的光線就行,宋玉澤就站在暖洋洋的光圈里頭。

  “趙香儂?”聲音帶著睡意,甚至于他的手還試探性的點了點她的額頭。

  上下牙齒打顫得更為厲害了,趙香儂斷斷續續說出:“宋…宋玉澤…,今天我很傷心,特別的傷心,宋玉澤,今天很不開心,你…下午不是說讓我不開心的話可以找你嗎?所以…我就來了!”

  宋玉澤就站在那里什么話沒說。

  趙香儂聲音越來越小:“而且…宋玉澤……我冷,我冷得走不動了。”

  宋玉澤的目光往下,趙香儂的腿也開始打顫了起來,她聽到宋玉澤嘴里發出咒罵聲,不知道為什么宋玉澤的那聲咒罵讓趙香儂心里喜歡得緊。

  下一秒,宋玉澤打橫抱起了她。

  很小的房間里燈光也不是很亮,水壺在燒著熱水發出呼呼的聲音,壺嘴上冒出來的蒸汽讓暈黃色的燈光仿佛沉浸在云霧之后,穿著款式很簡單t恤頭發亂七八糟的男孩在他簡陋的衣柜里找衣服,趙香儂坐在宋玉澤的床上,此時此刻她的身上包裹著是宋玉澤蓋過的棉被。

  水開了,宋玉澤把水拿到小得可憐的洗手間去,他的聲音從洗手間里透露出來:“趙香儂,過來。”

  趙香儂包裹著宋玉澤的棉被從床上跳到浴室。

  “抱歉,我這里沒有熱水器。”宋玉澤指著桶里正在冒著熱氣的水:“你就將就一點,你現在最需要的是洗一個熱水澡。”

  宋玉澤離開了浴室,趙香儂關上了浴室門,她沒有把門反鎖上,因為她很清楚自己今晚來這里是干什么的。

  洗完澡,脖子上搭著毛巾,頭發濕漉漉的垂在背后,趙香儂穿著宋玉澤的大毛衣坐在床下面的地毯上,和她肩并肩坐著的是宋玉澤,地毯上放著幾個靠墊還有她帶來的半打啤酒,趙香儂一一打開了啤酒的易拉蓋。

  半打啤酒喝掉了一大半之后,趙香儂背靠在床墊上,望著房間天花板中央的燈光:“宋玉澤,你能把燈光弄暗一點嗎?”

  如她所愿宋玉澤關掉了房間的大燈,小盞的壁燈光暈剛剛好,只看見事物的輪廓見不到事物的表情。

  趙香儂垂下眼眸,看著她和宋玉澤分別垂放在地毯上的手,輕輕的說:“當我站在你的房門外時我想,宋玉澤對于趙香儂來說一定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宋玉澤,你知道我剛剛為什么要讓你關掉燈嗎。”

  宋玉澤沒有回答,只是用他的手指輕輕的觸摸了她的手指,很是友好的模樣,就是那么輕輕的一下已經讓趙香儂的心里發酸。

  趙香儂吸了吸鼻子,說:“接下來,那個在花滑培訓中心的四眼妹義工阿儂要告訴被女孩子們譽為正義騎士的阿宋一個故事,這個故事不適合在很明亮的地方說。”

  閉上眼睛,沿著那條灰色的紐帶,趙香儂很平靜的開口。

  “很善良的中國姑娘名字叫做李可,因為善良可愛的關系大家都叫她可兒,可兒在二十歲這年以交換生的身份來到法國留學,在她留學期間無意間帶回了一個餓肚子的少年,她讓少年住在她的宿舍里提供了他一日三餐,少年一直住在她的宿舍里沒有提出離開,可兒也沒有趕那位少年走她把他當成弟弟一樣照顧著,漸漸的,最初沉默寡寡言的少年到最后會主動幫助她在每天清晨到處派送牛奶,一個月之后,可兒有一天回到宿舍里發現那位少年不見了,不久之后,可兒回到中國。”

  “可兒二十四歲這年再次見到了那位少年,從前沉默寡言的瘦小少年已然長成了模樣漂亮的青年,彼時間,可兒已經有了相愛三年的男友,她很熱忱的招待了遠道而來的漂亮青年,不久之后,可兒的男友死于一次意外之中,因為難以接受摯愛離開的可兒在漂亮青年的勸說下離開中國來到芝加哥,之后,在漂亮青年的幫助下她的家人也陸續來到了芝加哥。”

  “可兒二十六歲接受了漂亮青年的求愛,如果故事結束在這里的話那么一切便是完美的,遺憾的是在可兒和漂亮青年的即將步入禮堂的前一夜,可兒死于家中,死于窒息,導致可兒死亡的罪魁禍首是掐在她喉嚨里的兩顆戒指,那兩顆戒指一個是昔日戀人的,一個是現在戀人的,驗尸報道以及調查結果證明可兒死于一場自殺,那位在結婚前一夜失去他的新娘的漂亮青年怎么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用他的影響力讓可兒的死成為了一件無頭公案。”

  “可兒死之后漂亮青年和很多失去摯愛的人一樣過著極為墮落頹廢的生活,可兒的妹妹不忍心見到漂亮青年沉浸于那樣的泥沼里,她頻頻的出現在漂亮青年的身邊苦口婆心,然后,某一夜,意外發生了,漂亮青年把和可兒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可兒妹妹當成了可兒發生了男女關系,事后,漂亮的青年開始對可兒的妹妹毫不留情面,可兒的妹妹也在不久之后發現自己懷有身孕,她知道這件事情要是給那個人知道孩子肯定保不住,于是,可兒的妹妹偷偷逃離芝加哥回到中國,她躲在落后的山村里,可兒的妹妹從小就身體不好,即使是那樣她還是冒著生命危險把孩子生下來,身體不好的她生下了瘦瘦小小的女孩。”

  “一眨眼功夫好幾年的時間過去了,可兒的妹妹身體來到了最為糟糕的狀況,于是,她給漂亮的青年寫信,在信件中還附帶著一張女兒的照片,她知道那個人看到這封信一定會來找她,果然,不久之后,那個人找到了她們母女,并且把她們母女帶回芝加哥,可兒的妹妹回到芝加哥得到了充分的照顧之后身體逐漸好轉,與此同時她也知道了她的雙親在她離開幾年之后相繼離開人世,之后,可兒的妹妹嫁給了昔日姐姐的戀人,一些人都在猜測那兩個人之所以會走到一起是因為那個小女孩的關系,是的,的確,那男人是因為小女孩才選擇和可兒的妹妹結婚,可可兒的妹妹不是,沒有人知道其實她是因為愛他才冒著生命危險生下孩子的,也是因為愛她才和他結婚,即使他不愛她甚至與厭惡她。”

  大大的松了一口氣,終于在頭腦沒有被酒精控制之前趙香儂把她的故事講完了,大口的喘氣之后趙香儂側過頭去看宋玉澤,即使她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她還是睜大眼睛去看。

  “宋玉澤,你覺得這個故事美滿嗎?”她問他。

  “還可以。”他在敷衍著她。

  這下,趙香儂不干了,她臉朝著宋玉澤湊過去,額頭擱在他肩膀上,吃吃笑:“錯,宋玉澤,這個故事里面秘密多著呢。”

  扳著手指頭一個秘密一個秘密的數著:“故事的第一個秘密出現在可兒男友的死,故事第二個秘密出現在可兒在結婚前一夜的自殺,故事第三個秘密出現在可兒死的時候人們會在她的咽喉中發現兩枚戒指,盡管現在關于可兒的死具體是死于他殺,自殺,意外死亡還毫無定論,而這三個秘密竄連起來又是另外一個秘密。”

  手緩緩的去觸碰著,那顆心正在揪著的地方,一字一句的趙香儂說出:“而這個故事的最后那個秘密是為什么那個男人會忽然改變主意接走那對父女嗎?而且還和一直不待見的可兒的妹妹結婚。嗯?”

  趙香儂昂起頭看宋玉澤。

  他低下頭看她,手緩緩的把她鬢角的頭發整理好,聲音低低的,黯黯的,帶著若有若無啤酒花的香。

  “住在花滑中心的阿儂喝醉了,現在她需要休息,好好的睡一覺,等明天醒來正義騎士阿宋要告訴她一件特別美好的事情。”

  淚水緩緩的沿著眼角淌落,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在訴說著,關于那個讓她在夜里總是瑟瑟發抖的秘密。

  “因為可兒妹妹寄給那個人的照片和她的姐姐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那個小女孩和可兒有著一模一樣的臉,頂著那張和可人一模一樣的臉,可兒怎么長大她就怎么長大,如那個人所想要的軌跡那樣,那個人,那個故事里的漂亮青年叫趙延霆,可兒的妹妹叫做李柔,而……”

  說到這里那個一直都在平靜訴說著的聲音早已經泣不成聲。

  趙香儂的肩膀和她的聲音一樣一直在抖,抖動個不停,可她還是把那個讓她在夜里瑟瑟發抖著的秘密說了出來,一次全部性的說了出來。

  “而那個在窮山溝長大被帶到芝加哥的瘦小女孩名字就叫做趙香儂。”

  那只環在她肩膀的手仿佛受到她的影響也在微微顫抖著。

  趙香儂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這刻不加掩飾,如困獸:“是的,宋玉澤,那個小女孩是我,很奇怪很荒唐對吧?可不管多么的奇怪多么的荒唐那種害怕難過卻是實實在在的,宋玉澤我越是長得越像可兒就越是討我爸爸的歡心,我越是討我爸爸的喜歡我媽媽就會越厭惡我。”

  “宋玉澤,我每天都需要這樣問我自己,趙香儂到底是誰,我到底是誰?宋玉澤,你告訴我,我到底是誰——”

  最后一句嘶聲揭底,仿佛就像要掀翻這個屋頂,一直在醞釀著的酒精瞬間沖到她的腦門上,從嘶聲裂肺到回到瑟瑟發抖。

  瑟瑟發抖的說出讓她那個讓她最為不敢言及的:

  “宋玉澤,我長得越來越像她了,宋玉澤,我現在好怕我爸爸,好怕……”

  也只不過是那么一個側身,她被擁進一個懷抱里,她在他的懷里嚎啕大哭,她想她的眼淚一定把他的衣服弄濕一大塊。

  真好,她借了一點酒精耍了一次酒瘋。

  漸漸的,她腦子變得混沌起來,趙香儂想趁著她現在有著地球少女的那股勇敢勁頭,她要做一件事情。

  從宋玉澤的懷里解脫出來,她昂著頭她的語氣已然變得有些不流利了起來,她問他。

  “宋玉澤,你是不是喜歡我?”

  宋玉澤沒有回答她,他的頭是垂下的。

  臉昂著,舌頭舔了舔唇瓣:“沒有關系,不是很喜歡也沒有關系,那怕一點點喜歡也行,宋玉澤,你有沒有一點點的喜歡我?”

  他的手輕輕的撫上她的臉頰。

  這意思是告訴她是了,宋玉澤有一點點的喜歡趙香儂。

  掙扎著,她脫離了他的懷抱。

  半跪著,借著微弱的燈光找到他的唇,緩緩的,用自己的唇瓣貼了上去,用最為親愛的力道。

  唇擦過他的唇,停在他的嘴角。

  “剛剛你分享了趙香儂最為丑陋的,接下來的,是屬于趙香儂最為美好的。”

  預謀出軌(09)

  趙香濃一直知道有很多的男孩渴望吻到她的唇,有很多男孩也想得到她的擁抱,但她的心里喜歡著柏原繡,只想讓他觸碰。

  至于為什么會來到這里敲響了宋玉澤的門,那是因為宋玉澤于她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剛剛你分享了趙香儂最為丑陋的,接下來的,是屬于她最為美好的。”

  唇瓣沿著他的嘴角來到他的耳畔,笨拙的含著他的耳垂,和她唇瓣一樣笨拙的是伸進他衣服里的手,有點不知所措去找尋他胸前兩點,她的朋友告訴她男人的耳垂還有這里是敏.感處。

  當然,還有一處是更為銘感的,可她不敢去碰。

  無措的,胡亂的手指在那兩點來回撥弄著,就不見宋玉澤回應她急了,因為酒精已經開始在麻痹她的思想,干擾她的動作。

  是不是力道不夠,趙香儂想,于是,動作順應她的思想。

  下一秒,回應她的是他悶悶的,黯啞的那一聲,類似于在大口的喘氣,隔著衣服他抓住她的手。

  是不愿意嗎,趙香儂半跪著,怎么?她那偉大的計劃又要面臨著一次失敗嗎?

  “宋……宋玉澤。”口齒更為的不清晰了起來,腦子也亂成一鍋粥,她聽到自己吶吶的說著:“我…會給你錢買輪子,最好的輪子,我給你的錢……肯定比克拉拉多。”

  隔著衣服趙香儂只覺得自己的手被抓得生疼生疼。

  “宋……”酒精讓舌頭發麻,打結:“宋,宋玉澤,疼……疼。”

  倏然,他放開了她。

  下一秒,她被一股沖勁所帶動著。

  先觸到靠墊的是她的頭,半干的頭發散落一地,她的身體平躺在毛毯上,他壓在她的身上,他看起來很生氣似的,他找到她的唇一邊狠狠的吻著她,他的手好像也在生氣著一把扯開擱在她脖子的毛巾,手順著大毛衣的領口,伸進去。

  模模糊糊中趙香儂還想提醒宋玉澤錯了,錯了,手應該是從下面伸進去然后找尋那兩團柔軟而不是從領口伸進去的,原繡一直都是衣服下擺伸進去的。

  還沒有等趙香儂開口提醒,她就狠狠的吸出了一口氣。

  果然,從領口伸進去是不對的,不然,怎么會這么疼,模糊中招趙香儂是這么想的另外一個方面是那樣想的:當然會疼了。

  拽住她胸前兩團手力道比起原繡還要重上好幾十倍,就那樣來回耨虐著。

  如果說柏原繡是一輛輕便超跑的話那么宋玉澤就是一輛重型坦克,而嘴巴也輕飄飄說出:我覺得你手應該從衣服下面進去,他都是從下面上去摸我了,那樣會比較不疼。

  酒精讓她的控制力和智力為零。

  緊緊握住她胸部的手停頓了下來,他沒有聽她的話手改成從毛衣下擺進去,只是力道輕柔了,他整個身體覆蓋在她的身體上。

  或者,應該說他把她藏在身體下,他開始吻她,如蟬翼般的觸感,那般的觸感讓趙香儂犯困,模糊中她想起了剛剛他說他要告訴她美好的事情。

  “宋玉澤,你剛剛說要告訴我美好的事情,你現在能告訴我嗎?”她的手悄悄的來到他的背部,沿著背部來到他的頭發上,手指滲透進他的頭發里,他的發絲柔軟。

  他沒有說話,舌尖從她的嘴角延續到她的頸部。

  “把那些美好的事情告訴我之后,我就讓你進去。”屬于他那柔軟的發絲在眷戀著她的指尖,她閉上眼睛,叮囑著:“宋玉澤,你要小心點,因為,是第一次,她們說第一次會很疼,你可不能讓我太疼。”

  趙香儂知道,在這個男人面前她不需要掩飾,不需要偽裝,也不需要覺得丟臉。

  沿著她頸部細碎一直往下的吻停頓了下來,覆蓋在她身上的身體在那一個瞬間仿佛變成了一具雕像。

  許久,許久……久到趙香儂覺得她就要被酒精帶入到夢鄉時,他說話了。

  他用黯啞的聲音和她說話。

  “你知道我為什么非要住在這里不可嗎,我的窗外有一座植物園,植物園的一角種著幾顆只開花不結果的蘋果樹,當蘋果樹開滿了白色的花朵,當風把蘋果花的香氣送進我的屋子里時,我就知道夏天要來了,我喜歡夏天。”

  趙香儂模糊的想,果然是伊甸園來的男孩,她就知道,他一定會喜歡蘋果樹。

  “這就是我想告訴你美好的事情。”他呵著她。

  “結滿樹上的白色花朵,蘋果花的香氣,夏天,如果蘋果樹能結出蘋果來那就好了,肯定是紅艷艷的,咬一口下去就可以聽到‘砰’的一聲。”趙香儂喃喃的念叨著:“不過,也沒有關系,已經很美好了,已經夠美好了。”

  這些,于趙香儂來說已經夠美好了,美好得讓她犯困。

  “宋玉澤。”

  “嗯。”

  “你可以進去了。”

  說完這句話,趙香儂用所有的意志在等待著,可遲遲沒有等來任何的動靜,在她快要困得要迷失所有思緒時,她的身體被從地上抱起。

  舌頭已經發麻得說不出一句話來了,唯有手去扯了扯他的衣領。

  好像,趙香儂聽到了這樣的一個說法:“我們到床上去,地板上冷。”

  床?模模糊糊中趙香儂想起宋玉澤很是奇怪的床,那哪里是床啊,就是一張床墊擱在幾個輪胎上可以提供睡覺的地方而已。

  她的身體被平放在提供睡覺的地方上,他身體覆蓋上她的身體時她手自然而然的滲透進他的頭發里,她很喜歡做那樣的事情。

  他吻她,從唇嘴角到耳朵到含住耳垂,再從含住耳垂后松開再往下一點,當他的吻來到她鎖骨時她昂起了頭。

  那件毛衣大到可以輕而易舉的從她的肩膀往下脫落,輕輕的越過她高聳所在然后滑落在她的腰間。

  胸部頂端的哪一點被含進口中然后被卷進舌尖里,稍微一用力時就讓她只能扭動著腰來平緩從乳..尖傳達到身體的躁動。

  需要平緩的還有酒精所催生出來的東西。

  漸漸的,她的意識一點點的滑落在黑漆漆的迷霧里,若干的意識她還是知道的,他的手已經來到了她的腰間,他扯下了那件本來就是屬于他的牛仔褲,本來穿在她身上松垮垮的牛仔褲他一扯就掉落,然后……

  最后一件也沒有了。

  是不是她現在光溜溜的就像是一只白斬雞?

  他的手在她大腿上摸索著,一點點的往上,等指尖觸到的那一瞬間,最后的意識里她手去擋住。

  “不許讓我疼。”這句話讓她用光了她所有的思緒,然后在他那聲黯啞的“好”中身體思想開始去擁抱那團黑色的迷霧。

  宋玉澤說不會讓她疼就不會讓她疼,最后的一縷思想如是告訴她。

  附近的地鐵經過帶動著那個簡陋的房屋在微微的晃動著,幽暗的燈影也連同房屋一起晃動了起來,搖晃的燈影里頭床上的那對疊在一起的男女身體在扭動著,漸漸的,扭動的身體隨著均勻的呼吸聲音停頓了下來。

  小段時間之后,男人從女人身上離開,他拿起剛剛丟在地上的淺色t恤,慢吞吞的穿好t恤之后他回過頭去看依然躺在床上的女人,暗色床單上的那女人身上不著片縷,皮膚白皙細膩光潔,身段姣好。

  男人拿起擱在一邊的手機按下了一串阿拉伯字母,那邊有男音不住用充滿卑微的口氣應承著“是,是,是的。”

  掛斷了電話男人再看一眼床上的女人,頓了頓,彎腰手橫過女人的身體去拉被角,片刻之后,和床單同色的被單遮擋住了女人的身體。

  之后,男人坐在地毯上拿起最后的那瓶啤酒揭開,稍許,房間里煙霧繚繞,在煙霧繚繞中還混合著啤酒香氣。

  約半個鐘頭之后,有人按響了男人家的門鈴,男人打開了房間門,進來的是另外一個身材和他差不多的男人。

  寥寥數語之后,男人離開了房間,和男人身材差不多的男人留在了房間里。

  一墻之隔把周遭切成了兩組鏡頭,一墻之外的男人正在下著鐵架樓梯,一墻之內的男人正在脫外套,正在脫外套的男人動作顯得有些急,因為他嗅到了屬于床上那個女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氣,那香氣和他知道任何女人都不同,是那么的津甜和清新,就像是密西西夏日的含著露珠的草莓。

  好不容易解決了外套還有毛衣襯衫,手要解開腰帶時房間門鈴響起,男人在心里暗自咒罵,可他不敢不去開門,他知道把這個房間讓給他的那個男人可不是好惹的。

  重新扣上皮帶男人打開了房間門。

  耳邊是轟隆隆的輪子刮過鐵軌的聲音,斂了斂眉頭,第一縷充斥到趙香儂腦子里的是頭痛欲裂和喉嚨發澀,然后……

  然后趙香儂聽到了在極為安靜的空間里還有另外的一道呼吸聲,那道聲線靜到可以觸摸得到,溫溫的落在她的鬢角。

  用盡所有力氣,趙香儂睜開眼睛,第一時間落入她眼底的是老舊發黃的天花板,側頭,她便看到了另外一張臉,那張臉就和她挨得很近,很是親近的模樣。

  重新閉上了眼睛,讓思想沉淀。

  終究,她還是把那件偉大的計劃給實行了。

  預謀出軌——出軌!

  這樣也好,以后,她的那顆心就不會一直在叫囂著了。

  趙香儂想,萬幸的是宋玉澤有一張極為迷人的臉,以至于讓她在宿醉之后在陌生的地方醒來之后沒有那般的慌張。

  看了一眼窗外,窗外是清晨時期的亮藍,趙香儂想,她需要很快離開這里這樣就不會給宋玉澤惹麻煩了。

  身體剛剛一移動趙香儂就開始咧嘴,宋玉澤果然是一輛重型坦克,混蛋,都警告他要小心一點了。

  更讓趙香儂覺得尷尬的是宋玉澤那只落在她胸部的手,那只手呈現的手握住的姿態,還好,只是隔著衣服握住,宋玉澤總算沒有忘記把那件大毛衣重新穿回她的身上。

  輕輕的拿開宋玉澤擱在胸部上的那只手,趙香儂側身,還沒有等她起身就被一股很大的力量壓回到床上去。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妞和我撒嬌說還木有喜歡上鮮肉先森~~寶貝兒們,夏天來了,我們需要穿著陽光味道白襯衫的漂亮男孩,然后開著機車來到你們的窗前(很有畫面感有木有

  咳咳,鮮肉表示他現在還不是秀肌肉的時候,嘎嘎~~~等著你們扒開他的白襯衫就會發現,他很黃很暴力。
罪之花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zuizhihua/,歡迎收藏
手機看罪之花http://m.cndxh.com/zuizhihua/罪之花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罪之花》版權歸原作者巒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