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之花|第74章 (乙之砒霜)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諸界末日在線全職法師無敵升級王帝霸武破九荒大道朝天美漫喪鐘帶著農場混異界驃騎大將軍
空無一人的洗手間,仿佛又聲音落入了趙香儂的耳畔里,于是,她沿著落入她耳畔的那個聲音一步步的……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空無一人的洗手間,反鎖上的門,抖動的手打開了末端的洗手間的門,里面空無一人!

  沒有,沒有伊甸園的男孩。

  緩緩的,趙香儂蹲了下來,頭擱在了膝蓋上,從胸部頂尖所傳到出來的那種脹痛仿佛一下子到達了她的心上。

  靜寂的空間里,她聽到自己的聲音一遍遍的:宋玉澤,你這個混蛋,宋玉澤,……

  她還在想著他啊,在新奧爾良擁有自己的房子,會騎機車,一窮二白的那個“他”。

  一個多鐘頭后,趙香儂和趙延霆說:“爸爸,他會出現在這里之前已經和我打招呼過了。”

  趙香儂將宋玉澤將會和艾米利亞的父親簽下一份秘密合約的事情解釋給趙延霆聽,之后趙延霆沒有在說話,他只是側過臉來看她。

  今天參加派對的禮服是趙延霆讓賴斯帶給她的,是他最喜歡的白色,趙香儂垂下眼睛,目光落在車窗外,以此來避開趙延霆的目光。

  李可死的時候是在二十六歲,那是屬于李可和趙延霆的愛情來到最為美好的時刻,趙香儂馬上就會迎來她二十五歲生日了。

  車里的冷氣伴隨著某道專注的目光悄悄的穿過了禮服滲透到了她的毛孔下,有著讓人毛發悚然的意味。

  陸均從宋玉澤手中拿到那份合約時心理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比誰都清楚在暗地里有多少的眼睛在緊緊的盯著這份合約,宋玉澤能拿到這份合約想必那位海軍上尉的千金要占據一部分的功勞,優等生艾米利亞戀上宋玉澤是最近全城熱議的事件。

  作為被那些人口中的“后起之秀”陸均為宋玉澤工作時間剛好滿兩個月,對于那個比自己年輕五歲的年輕人陸均從最初的不以為然到現在的死心塌地,那些被編進精英團隊的人的心態大多也和他一樣,所以,這些人心甘情愿的在深夜十一點的時間還留在公司加班。

  年僅二十四歲的宋玉澤天生具備了領袖氣質,謙虛,果敢,狡慧,不盲目自大,還具有與生俱來的那種敏捷睿智,一個月下來,那些年紀可以當他父親的在職場、學術界的精英人士也心甘情愿的稱呼他為“宋先生”。

  十一點半,宋玉澤出現在了辦公室里,他帶來了大家所想要看到的東西。

  十一點五十分,辦公室的燈光全部熄滅,他們這個團隊最為性感撩人的塞雷娜推著生日蛋糕推開了宋玉澤辦公室的門,再過十分宋玉澤就會迎來了他二十五歲生日,只是他們的壽星公生日當天工作檔期滿滿。

  唱生日歌,開香檳,許愿,其樂融融,在一派其樂融融中陸均發現了宋玉澤好像一直不在狀態,比如他叫錯了塞雷娜的名字,比如好幾次他都是答非所問,這些要是放在平時是絕對不會出現在宋玉澤身上的。

  這個近百人的團隊就只有陸均和宋玉澤同屬于黑眼睛黃皮膚人種,這個共同的特點讓陸均和宋玉澤在工作之余也偶爾會聚在一起喝點小酒,抽一兩根煙。

  宋玉澤第二次叫錯塞雷娜的名字時陸均忍不住的低聲打趣:“是不是艾米利亞迷住了?”

  那位小妞可是天生的尤物。

  宋玉澤皺眉,答案顯然不是。

  “還是……”陸均繼續說:“派對上的哪個小妞特別迷人?”

  宋玉澤仿佛沒有聽見他的話似的,他微笑的表達著感謝,感謝之后他說他要出去抽根煙放松一下。

  在煙霧繚繞中宋玉澤仿佛隱隱約約的看到了那么一番的景象,白色質地極為柔軟的布料里所襯托出來的那凸出來的兩點,宋玉澤想象著柔軟的布料從上面滑落之后的光景,一定特別的可愛,可愛到讓他有忍不住的想低下頭去,含住。

  一些的情潮在蠢蠢欲動著,宋玉澤打開車窗讓自己清醒過來,他就知道一旦觸碰到她就會產生出沒完沒了的躁動,那些躁動總是會讓他的注意力下降,精神無法集中。

  吐氣,閉上眼睛。

  閉上眼睛效果更為的糟糕,在類似于窒息般的空間里,她的胸膛在激烈的起伏著,誘使著他……

  仿佛,殘留在他口腔里的津甜還在,宋玉澤咬著牙,盡著最大的努力去克制不要去想那從這里開車回家就只需要四十五分鐘的時間,他只要去想當他再拿到另外一張合同的時候他就可以每個周末回去一次。

  迷迷糊糊中,趙香儂感覺到了那道氣息在向著她靠近,熟悉又陌生,那些落在她身上的觸碰宛如羽毛般的,從她的頭發一直往下,落在她頸部時她下意識的脖子一縮,她最怕人家呵她癢癢了,小時候清姨最喜歡呵她癢癢。

  扭著腰,咯咯笑著,身體往著最為柔軟的所在縮著,嘴里開始求饒:清姨,我不敢了……

  然后,時光一眨眼飛逝而過,呵她癢癢的人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個人有著修長的手指,那個人呵她癢癢時已經不再是用屬于清姨的那種方式。

  然后,她求饒時的那種聲音也變了,刻意帶上著幾分愛嬌的滋味:宋玉澤……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宋玉澤,你敢!宋玉澤你這個混蛋……混蛋,別,別弄那里,混……蛋。

  他絲毫沒有聽她的警告,手指在她身體里繼續興風作浪。

  她喘息著,斷斷續續的:阿澤……阿澤……

  然后……

  驟然迎來被深深的貫穿時所帶來的刺痛感使得趙香儂猛然睜開眼睛,剛剛睜開眼睛就時周遭就開始在重重的晃動著。

  幾下之后重新停了下來。

  時光被什么東西膠住,沉重得邁不開腳步。

  幾乎,一進入她時他就后悔了。

  他的初衷也不過是如此:偷偷的來看她一眼然后偷偷的離開。

  宋玉澤想:從老早老早以前宋玉澤就覺得趙香儂在睡覺時就像是那顆讓人垂涎欲滴的大蘋果,總是總是在誘惑著看到的人在她的臉上狠狠的啃一口。

  一口夠嗎?自然不夠,于是他摸她了,如果她不是笑得那般的天真無邪的話,他想必現在已經離開這個房間了。

  她一笑胸前的那兩團就抖動著,看得讓他煩躁不已,于是,他在想或許他可以偷偷的……然后一切因為她的那句“宋玉澤”而一發不可收拾了。

  本來,宋玉澤沒想要干壞事。

  讓他去干壞事的罪魁禍首是趙香儂。

  那個用最為撩人的聲音喚出連串“阿澤”的趙香儂,因為,宋玉澤比誰都清楚的知道,根本沒有“阿澤”這個人,此時此刻,假想成為了他的敵人,也許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著有那樣的一個人,會開機車口袋里的錢會隨時隨地花光很簡單的生活在某個角落里,是的,趙香儂所鐘情的就是那樣的人,而他壓根和那樣的生活沾不上邊。

  熊熊的怒火讓他需要找出一個宣泄的出口,讓她和自己一樣疼。

  宋玉澤心有多疼就讓趙香儂的心有多疼。

  在膠著的時光里,趙香儂努力的去看清楚那張近在咫尺的臉,看清楚了,開始憤怒,比憤怒更多的還有慌張,羞愧。

  剛剛那聲“阿澤”還在她的舌尖里讓她那般的眷戀不已。

  這暗夜這個人悄悄的來到這里,偷走了她的心事,她那些拼命的想要掩飾的心事。

  憤怒所產生的是掙扎,手在空中激烈的揮動著被他輕而易舉的壓制住,由手帶動出來的反饋到了那處被他狠狠的貫穿的所在,那般的疼。

  然后,天花板再次激烈的晃動了起來,伴隨著晃動的天花板一起的還有從她眼眶里瘋狂流竄的淚水。

  手從她的臉上觸到滿手掌的濕意,宋玉澤開始慌了,身下的人仿佛又變成了那個在寬闊的舞臺上給他跳《月光愛人》時的模樣,仿佛下一秒就會消失,因為,這世界已經沒有讓她眷戀的東西了。

  拼命的吸吮澤她臉上的淚水,想讓她的眼眶里再也沒有淚水流出,可是,她依然在淚流不止著。

  于是,他開始和她求饒:“別哭,趙香儂別哭,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我的不好,告訴我,要怎么樣你才不會哭,趙香儂我求你告訴我……”

  她別開了她的臉。

  他的嗓音壓得更低,低到聽著就像是在哀求:“是不是疼了,好,那我不動……,不動。”

  深埋在她身體里的按兵不動著,可是,他的唇還是不停的觸及到了她的眼淚。

  宋玉澤心里慌得不成樣子,他在拼命的想著能止住她眼淚的辦法,他的口中在喃喃自語著。

  聽聽,為了哄她開心他都說了些什么。

  “趙香儂,求你別哭,我答應你我給你所喜歡的,所想要的東西……”

  然后,周遭很安靜很安靜,然后,她的眼眶里沒有再有眼淚流出,她的身體停止了掙扎,在微光里頭安靜的看著她,而他……

  那一刻,是如此的狂喜著,他終于找到了止住她眼淚的辦法了,在那狂喜之后還有著一絲一縷的竊竊自喜:終于,她肯正眼看他了。

  低頭,親吻著她唇瓣,舌尖在她的唇上捏過,親愛的,求求你回應我,就像以前一樣,她的唇瓣在蠕動著,他覺得她這是在回應他,于是,迫不及待的含進口中。

  光光是親吻怎么夠?

  深埋在她身體里的無時無刻的把最為細致的訊息反饋到了他的腦海里,僵硬而又熱烈,每一寸微小的擴大都有她最可愛的包容。

  只是……

  手輕輕的去捂住她的眼睛,親愛的,請不要用那么涼淡的目光看我,親愛的,請相信我,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的眼睛里釋放出來的是炙烈。

  讓她的眼皮順著他的手掌往下垂落,手掌離開,宋玉澤看到了趙香儂閉上的眼睛,唇輕輕去觸碰她的眼皮。

  還有,我親愛的,請相信我,總有一天宋玉澤會把已經變成窮光蛋的趙香儂變成為天下最為富足的女人。

  埋進她身體里的開始試探性的動,幾下之后,她的手輕輕的擱在他的肩膀上。

  趙香儂,還真不可愛!

  這天,宋蓮素發現從來沒有遲到過的趙香儂遲到了,把電話打到趙香儂的手機宋蓮素聽到那個自己熟悉的聲音,他的聲音帶著那么一點點的靦腆,姑姑,你今天就放她一天假吧。

  電話即將掛斷的時候,宋蓮素想了想輕輕的說了一句,小澤,生日快樂。

  那邊沉默了片刻,什么話也沒有說就掛斷了電話。

  十七歲之后,宋玉澤就不再過生日,他也極為排斥這天聽到類似于“生日快樂”這樣的話,因為在宋玉澤十七歲生日的時候他失去了他的爸爸,出事的那座橋是一座早就不對外開放的危橋,為什么會把車開到那里去自始至終宋玉澤都沒有說出原因,他在參加完了葬禮之后把自己關在了房間很長的一段時間。

  這天早上,在那座象牙色的圓形建筑幫傭的人發現他們久不露面的男主人一早就出現在廚房里,而從種種跡象顯示出這里的女主人今天也沒有上班。

  這里資質最老的傭人看著男主人端在托盤上讓垂涎欲滴的餐點時忍不住調侃:愛心早餐?

  穿著家居服的男主人用迷人的微笑回應了她,然后端著托盤往樓上走去。

  作者有話要說:不造這章會不會被和諧掉~~~~~
罪之花最新章節http://www.prlslq.tw/zuizhihua/,歡迎收藏
手機看罪之花http://m.cndxh.com/zuizhihua/罪之花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罪之花》版權歸原作者巒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